微光全文阅读by靠靠 微光

时间:2019-12-19 10:50:31 手机站 阅读量:

  三十多年前,唐山丰南一带那次强烈地震,当时,我正在距唐山不足百里小村的瓦舍里酣睡,也沾了恶魔的凶光。

  

  房屋轰然倒塌,第一感觉是后背被重物压住了,喘气困难,再就是眼前一片黑暗,一下子由人间走向地狱的感觉,求生的欲望使我拼命的挣扎,我用尽所有力气,用我微弱的脊梁,对压在我身上的重量作着反作用力,越用劲背负重量越大,越接近死亡线,顶着顶着,力气用的差不多了,背负重量太沉重,自己力量太微弱,没了力气,松弛下来,是等着死神降临、百般无奈的感觉。

  

  随着身体松弛,发现下面倒是有足够空间可躲藏,于是蹲下来,原来是对着斜靠在尚未倒塌房山的松木房檩用力,那一头担在房山上的房檩,为我撑下三角形空间,是个奇妙空间、救命空间,除此,一片瓦砾,没一点空隙。容纳身体还有余量,只要蹲下来,不再立着与斜靠着的房檩用力。我欣喜若狂,身子缩着,头部有了可供动弹的空间。

  

  在为天赐生命空隙而欣喜时,弯着身子,仰起头的瞬间,见到顶上有一线微光,很弱,但在黑暗中显得那样珍贵,好像一下子把我的这条鲜活生命,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微光,像是在溺水中,忽然碰到牢牢的绳索,抓到它,就有了希望。顺着微光,怎样的用两手扒开狭小缝隙,用尽全力,使缝隙渐渐扩大,足以使身体由此抽出?那是有几层苇箔覆盖的房顶,房屋倒塌,有了这根斜着的檩条支撑,房顶上椽子已向四周散去,顶部障碍就是檩条上覆盖的几层苇箔,苇箔的韧性和密度,苇竿间,用麻绳连缀的紧密,血肉之躯与之较量,其难度可想而知,两手拼命的动作一定是高频率、不遗余力的,也是难堪、不雅的,已经没有明确记忆,一切都在挣扎之中,结果如何,当时没底,没想到还有机会回味、重述。但我记得,当赤裸的身子,从缝隙里钻出时,上身穿了从废墟缝隙中扯出的一件军衣,因为我的同室是位年轻军人,是他喊我一声,才使我从炕上跳下,没容我往屋外走,房子轰然倒塌了,就有了在缝隙里藏身的机会。军人跑了出去,如果我也跑,按照时间估计,已被轰然倒塌的房顶砸死了,从现场看,只须多走一步,砸死机率是百分之百。该我命大,为此庆幸。出来算是轻松了些,我的手上、胳膊上、腿上,满是被菲薄的苇刃刺破的口子,滴着鲜红的血。尽管如此,一直要感谢微光,那能让我怀念一生、刻苦铭心的生命之光、希望之光。

  

  与死神较量的微光,带着恐怖,说点轻松的。夜间,屋子的灯灭了,但在夜间,免不了有到洗手间方便的情况,此时,去寻找灯的开关,也是麻烦事。于是,想出个办法,在洗手间安个很小度数的灯泡,用不了多少电,日夜点着,发出微弱的光。此时,每逢方便,能够看清哪里是门框,不至于撞着;哪里放着卫生纸,能取之所用;哪里是马桶按钮,完事可轻松按下;又可清晰看清重回卧室的路,可以确认,没障碍物挡自己。微光,就是以很少索取,对人们生活,发挥着大的功用。少了微光,免不了磕磕撞撞。

  

  微光,身姿小巧,黑暗中出手不凡。星星,以微光,给在黑暗中摸索者指路。成功者,在夜幕中,用巨擘,掀开缝隙,使人惊奇窥见几缕微光,渐渐的,由此拓出广阔无垠的路。

  

  

  赞                          (散文编辑:月然)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