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面人生] 百面人生是什么意思

时间:2020-01-06 10:38:02 手机站 阅读量:

百面人生

赵光耀

——记《铁道游击队》王强的扮演者、演员张立

秋天的平顶山学院内,树依然那么绿,花儿依然那么美。走进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座厅座无虚席,大家为的是一睹《铁道游击队》王强的扮演者、演员张立的光辉形象。刚刚结束的演职人员见面会意犹未尽,走廊上潮水一般的学生纷纷举起手机,要和张立合影留念。走走停停,一拨又一拨,张立在年轻学子面前,显得亲切、和蔼。他尽可能地与大家一一合影。后来,看阵势实在招架不住了,他就喊着更多的同学一起和他照大团圆的合影。从4楼到6楼,由于电梯人员上上下下较多,他就步行上楼,但也是走走停停,直到走进中华网平顶山站,张立繁忙的身形方才得以收拢住。坐在凳子上稍时片刻,紧接着便接受了中华网平顶山站和平顶山电视台记者的联合采访 。

张立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的河南许昌,这一天喜逢党的生日。因此,红色记忆由小看大,贯穿始终。少年的张立刚开始学的是唱戏,小小少年,听不进江南丝竹,却听得惯锣鼓家什。锵锵锵,10岁那年,他愣是凭着这些家伙什考入了河南戏曲学校。学校期间,由于身量单薄,身手利索,老师给他建议主攻武丑、武生行当。 外练筋骨皮的他并不是榆木疙瘩,而是心气高、悟性高。他一点就通,戏剧上没有能难住他的东西。加之勤勉不已,16岁那年,他主演的《三岔口》荣获了全省戏剧汇演中力拔头筹,获得了表演一等奖和优秀青年演员称号。18岁那年,张立一门心思迷恋上导演专业,便毅然放弃表演专业。在权衡利弊后,他更清楚自己的潜质,他是有自信心的。因为在看来,他自己觉得比表演更具有优势的是他的编导才能。

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但毕业后,他却不能如愿以偿地分配到他心目中的单位,最后到河南豫剧一团报到上班。依旧是锣鼓家什,锵锵锵,生活的平淡也尽管是磨练人的。但时间一久,他就坐不住了。既然理想在前方,甚至在远方,就要勇敢地背起行囊。于是,不甘就此平庸的张立发愤图强,最终又考取上中央戏剧学院。直到来到北京后,他豁然开朗,难道冥冥之中,我事业开花结果就在这个地方。大都市,大舞台,只要你有能耐,锥处囊中,迟早要在这里施展才华。于是,在演话剧的同时,他也跃跃欲试,开始投入精力拍摄电影,再后来电视剧热播剧频出,张立顺势而为,把自己的精力不由自主地移到这个上面。如同踏上了高铁一样,张立的演艺事业在京华都市迅速上升。

张立演的电影有《秋收起义》、《阮氏三雄》和《伏虎铁鹰》等几部,演的电视剧就多了去了。在《片警轶事》、《中国餐馆》、《半边楼》、《玻璃漫画》、《姊妹行》和《再生世界》等等,无论是客串,还是主演之一,张立都视为主角,百分之百地努力,认真地对待。由于饰演演员的角色不一,一个个,出自一人,又绝非一人,千人一面的问题就一直考验着他。但他心中有数,在戏里戏外、一出戏一出戏中,来往无白丁,出戏入戏不走过场。每演一个角色,就是一个人物,绝不偷懒,一定认认真真看剧本,认认真真琢磨角色,一个张立,仿佛进入了化境,化出一个个性格迥异的角色。与一些演员不同,张立力图全方位地展现自己百变的潜能。听说,我出道以来,演出的角色不下80余个,今生的目标是一百个。因此,越往后演,越有压力,不是不会演,而是不敢演,生怕雷同,跳不出自己的圈圈。

当年没有演戏的机会,张立便开始编写小品。张立自编、自导、自演的小品,我们经常能在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元宵节晚会及综艺大观节目中看到,比如《照相》、《学健美》、《老乡》、《球迷大侠》、《张老三与李老四》、《减肥变奏曲》和《王婆开店》等等,频频露脸,其广而告之的效果可想而知。

谈到成名剧《燕子李三》时,笔者提到多年前在郑州的一个饭局上曾经与他见过面,他摘掉帽子,想了想,好像记得。而方此时,他在北京渐渐地有了知名度,但争取上主演《燕子李三》的角色也绝非易如反掌。挑剔的导演原本就没有看上他,但为了不失去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舍得一身剐,在短期内将150多斤的体重降至120斤。嫌俺张立太胖的理由大概已不存在了,而一身武艺、身手矫捷的武生张立呼之欲出,又有谁人敢说俺张立不能胜任那飞檐走壁的燕子李三。眼看着开机时间已到,鉴于一时实在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济南拍摄现场火速通知张立救急。 最是剧中那一场戏,日本人捉拿到燕子李三后,他被吊起来使用酷刑,头朝下吊着不说,还有沉重的锁链缠在他的身上,七场戏一连拍摄了七天!张立并不在乎皮肉之苦,他只怕自己白受苦,观众不买帐。他事后感慨:如果观众喜欢他燕子李三,就是扒层皮也无所谓!此剧使奋斗了近20年的张立终于有了出头之日。

少年时喜欢唱的电影《铁道游击队》之歌,至今歌词仍萦绕在耳畔: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35集同名电视剧由江苏卫视黄金剧场进行热播时,多么熟悉的声音,又不时地回响在耳畔。作为一部献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礼物,也是张立红色少年、青年、中年的最大心声。为了实现童年梦想,张立宁可推掉了4部春节前即可杀青的戏,放弃了丰厚的片酬。他说,艺术的最高境界在于完善自我!作为一名演员一生没有留下几个自己满意的角色,白做演员。言语之中,河南人磊落性情可见一斑。

刘洪、李正、王强、芳林嫂等众多英雄人物原本是电视剧《铁道游击队》中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早已刻在上世纪中国人的心上。而当今天电视剧再度演绎他们精彩故事的时候,观众群已经悄然改变。如何刻画剧中人物形象?如何对血染洋行飞车搞机微山岛之战等传奇战斗故事进行演绎,再现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中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成了张立必须考虑的首要问题。

出于惯性思考,《铁道游击队》定演员的时候,导演的意思是让张立演叛徒黄二角色,当时他一口答应了。但当他夜读剧本的时候,王强的人物形象瞬间把他征服了。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促使他形成一种主意,那就是改变初衷:我就演王强!

为什么党旗鲜红?那是革命者的鲜血染红了她。少年的红色教育深深地影响着张立。多少次,魂牵梦绕,他琢磨的是如何深入敌穴巧妙地与鬼子周旋,赢得鬼子信任后,再寻机把鬼子干掉!一旦身份暴露,又如何在敌人的各种刑法下(抽皮鞭,坐老虎凳)宁死不屈,视死如归。他还设计自己怎样孤身作战,利用熟悉的地形将成百上千的敌人消灭。没子弹了抱着最后一个敌人跳崖同归于尽这一幕幕情景将成就他成为英雄烈士,立碑树传,后人都去参观,有人在讲解他的事迹。自打他因成功塑造一代飞贼燕子李三后,找他演的角色几乎都没啥好人,不是小偷就是老贼,不是汉奸就是特务,稍微好点的就是《烈火金刚》中的伪军小队长刁世贵。作为他百变人生的演员梦,他迫切需要塑造新的正面形象。不然,演了一百个人物形象,一百个人物形象个个不像样子,不三不四的形象,岂不是人生憾事?

第二天他强烈要求导演王新民给他新角色,俺想演王强!导演一听乐了,什么?你演王强不够英俊!他很不服气:打鬼子还要看长相啊?导演进一步又说:你眼睛不够大。他有点怒从心中生:当我把子弹射向鬼子脑袋的时候,把钢刀插进侵略者心脏的时候,我的眼睛就不小啦!但导演也不甘示弱:你演的李三影响太大,怕大家接受不了你演革命者!他极力辩驳:李三演的成功、影响大这是优势,和演王强并不矛盾。相反观众更想看看我这个‘飞贼’是怎么打鬼子的,这还提高收视率呢。贵在坚持,他看导演不吭声后,便坚定地说:别的不演,我就演王强!七年前你能把张立塑造成一代飞贼燕子李三,七年后你肯定能把张立塑造成智勇双全的铁道游击队大队副—王强!

戏里戏外,人物形象各自不同,尤其反差大的时候,一般演员情绪调动不能那么自如。张立却大不同,他反对脸谱化的东西,因此,他自信自己能够塑造好正面形象。比如,电影演员陈强因成功塑造一些坏蛋形象后,差点被觉悟后的革命战士一枪毙掉。而且,几十年来中国的影视作品在对人物塑造上多带有概念化、脸谱化,好人坏人入眼一看就立马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不是观众早已熟视无睹,无动于衷,而是怨声载道、骂声漫天了。《铁道游击队》一剧在这方面做出了有力地突破,正得益于张立的鼎力一搏。

   接下的日子里,张立对剧本有一个熟悉的过程,他细读原著,查阅了一些相关资料,就连连环画《铁道游击队》也绝不放过。目的是从中揣摩人物性格,为王强画像。在他心目中,王强是个精明的人,能在日本人开的洋行干活,又能上能下,能伸能屈,性格特征不好拿捏。洋行表面是做买卖的,实际上是鬼子的特务情报机构,这些鬼子的能量可不是吃素的,所以只靠在鬼子面前耍点小聪明是不行的,要取得鬼子的信任,点头哈腰、溜须拍马的俗套表演那能成,那是观众也不能认可的。

张立对王强人物塑造的艺术处理是,他必须通过细致周密的设计自然流露出和鬼子是一心的,而且在鬼子面前要表现出他很有组织和领导能力。一面要把对鬼子的恨深深埋在心底,一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铁着心地为鬼子卖命。如给鬼子送祖传鼻烟壶那一场戏,张立就充分展示了王强的这种心理。为了保存游击队的实力,他头顶汉奸的骂名,宁可给鬼子下跪。  

  为了演好王强,他还专程拜访了王强的儿子王金国,并和王金国交上了朋友。王金国每每回忆起他的父亲,心中就充满了激动,往日铁道游击队打鬼子的场景一一浮现,怎么一打洋行,二打洋行,怎么打票车,他讲得头头是道。据说这都是他父亲亲口讲给他的!细节刻画人物对影视演员十分重要,因此,他请教王金国时,了解他父亲是怎样抽烟,怎么思考问题,怎样走路等等。他一边询问一边表演,直到他的举止形态惟妙惟肖。

剧中张立饰演的王强是副大队长,剧组他还是演员队长。因此,他和演员们有言在先、约法三章,想参加《铁道游击队》的演员,那你首先必须是一名战士!而拍摄中跨越了一个漫长的冬季,他们真正不畏严寒,战天斗地,权当是真正打鬼子一样。在专门搭建的铁路线上爬火车,搞机枪,炸火车,炸桥梁,演绎了一幕幕打击日寇的精彩瞬间。

围绕着中日钓鱼岛之争越演越烈,张立满腔爱国热情投入到演英雄之中。他说,感觉真好,打日本鬼子真过瘾!通过拍《铁道游击队》,他的人生观和艺术观都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他深深感受到了抗战的精神就是一种民族精神,这种精神激励我们更加珍爱今天的和平生活!

百变人生,是他的梦想。尽管艺术人生的编导邀请他到央视做客,但他并没有立即答应下来。他心目中有一个梦想,历久弥坚,塑造好一百个人物,那才是自己的百面人生!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