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啊,你是儿女的天!] 母亲去世后儿女的禁忌

时间:2019-12-30 10:34:03 手机站 阅读量:

  五月七日凌晨,90岁高龄的母亲因脑部出血造成半边肢体瘫痪,住进了医院。我们儿女的心像刀扎了一样,觉得天,一下子塌了下来。

  我的母亲不同于别的母亲。母亲一生坎坷、历受艰苦。少年时因家境贫穷而出外做保姆,青年时为了全家的生计,宁做老姑娘。后与父亲结婚,过了些年的甜蜜日子。父亲为了支援建设去了包头,从此父母开始了长达八年之久的两地生活。后父亲重回南京工作,但好景不长,不久便抛下我们西去。父亲离开我们时,大姐还在读书,小妹年仅四岁。一向靠父亲工资生活的一家,一下子断了经济来源,我们从富裕型一下子跌到了贫困线以下。是妈妈挺起了脊梁,独立挑起抚养我们姊妹五人的重担。含辛茹苦把我们一个个抚养成人,甚至还把我培养成一个大学生。

  我的母亲极其平凡,没有文化,是典型的农村妇女。但在她的身上却有一种最宝贵的东西,她的心里始终装着别人,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她始终想着别人的困难;她自己非常痛苦的时候,她却在意别人的痛苦;生活稍稍幸福了一些,她又一心牵挂别人的幸福。

  我们清楚地记得,是妈妈把在农村七岁的堂哥接到家里,视同亲生,和我们同吃同住,其一切费用完全由我的父母承担不要分文,直到堂哥中专毕业后参加工作。

  我们清楚地记得,父亲去世后,是妈妈为抚养我们,去父亲的原工厂作临时工,凭一点微薄的工资让我们生存了下来。那些年,妈妈的早饭没有一顿是在家里安心地吃的,总是做完了家务,端着盛着稀饭的茶杯,一路小跑一路吃。处在极端困难的我们家,她却硬是让她的孩子们都上了学,甚至还供出了一个大学生。母亲懂得知识的重要,只是源于一个朴素的道理:识字才有长进,绝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再受不识字的罪。

  我们清楚地记得,父亲走后的那么多年,妈妈饭碗里的菜永远是咸菜、腌菜,而一个荷包蛋则永远是我们子女的佳肴。

  我们清楚地记得,母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含辛茹苦的在家里家外忙碌,六十岁还上房顶拾漏。

  我们清楚地记得,妈妈常在灯下通宵缝补,改衣翻新,只为节省几块钱购置新衣的费用。

  我们清楚地记得,父亲在时,无论是婆家还是娘家的亲戚,妈妈都一视同仁,乐善好施。从小孩的上学,家庭的油米,看病,亲戚们遇到困难时,妈妈都倾其所能,全力接济。父亲去世后,我们家穷了,亲戚们来了,妈妈依然热情招待,一碗饭,几样蔬菜,亲戚们吃得乐融融。穷亲戚走了,还愉愉塞给他们些钱,以助其渡过难关。

  我们清楚地记得,我们家居住虽不宽敞,但妈妈还是把下放到农村的叔叔一家接到家里居住,且不要任何报酬,使叔叔一家得以重新安置进城。

  我们忘不了,当接到妹妹考取重点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时,妈妈欣喜若狂的脸庞。

  我们忘不了,当看到我们这些子女上学个个都有出息时,母亲跟别人的交谈是那样的铿锵有力。

  我们忘不了,当我们都相继结婚生子,日子越来越好后,回到家看到妈妈仍节约如初,剩菜剩饭仍不舍得倒掉时,而感到无比的辛酸。

  我们忘不了,孙子辈重孙辈来了,她会高兴的把吃的东西分发给孩子们,看着他们吃下去,当懂事的小孩劝她也尝一尝的时候,母亲总是满足得说:奶奶岁数大了,吃不吃没关系,你们吃了个个成为壮小伙、俊姑娘!

  

  如今,看着妈妈病卧在床,我们心碎欲裂!母亲啊,你是儿女们的天!天塌了,我们怎么办?

  儿女们最大的心愿,就是盼妈妈尽快地好起来,重新站立起来!

  写于2011年5月10日

  附:如今,妈妈已经站立了起来,大小便基本自理。我们欣喜若狂,祈愿妈妈健康长寿!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