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青春] 血染的青春蜡笔小新mp3

时间:2020-01-11 10:27:43 手机站 阅读量:

  青春呵青春,这美丽的字眼,古往今来,演绎了多少催人泪下的故事。今天的我们激情飞扬,笑傲生活,一路高歌,青春无悔。灿烂的青春荡漾在无限的欢乐中,贡献在跌宕起伏的生活里。堪回首,那血雨腥风的年代,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沐浴熊熊燃烧的战火,他们的青春,用生命抒写,生命的赞歌响彻云霄,他们的青春,用鲜血染成,鲜血像天边绚丽多姿的朝霞

  

  建国60周年前夕,西南地区的一个偏僻的山区小城里,在秋雨绵绵中,缓缓走来了一群耄耋老人,满头白发,满脸皱纹,胸前佩戴的小白花,映衬着他们饱经风霜的脸庞和忧郁的双目。他们,是从很远的地方相约而来,年年如是,他们不要当地政府安排的车辆,步履蹒跚,缓缓步行到刚解放时就竖立的烈士陵园里,在烈士墓前久久伫立忧伤满怀,思绪飘飘,把他们拉回到哪个血雨腥风的岁月里——

  

  经过中华儿女同仇敌忾,浴血奋战,1945年秋,小日本终于被秋风扫落叶,夹着尾巴滚回东洋去,这是自1840年以来,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取得的抗击外来侵略的首次胜利。全国民众载歌载舞的喜悦未尽,国民党就背信弃义,《双十协定》墨迹未干,这老冤家就煮豆燃豆萁,向我各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爆发。同年12月1日,祖国西南的昆明爆发了爱国人士发起的,高校的爱国学生参加的反美反蒋反内站要和平的大规模学生运动,国民党当局性如野兽,动用大批军警,对手无寸铁的人们进行了血腥镇压,枪鸣弹飞中,多少爱国人士和青年学生慷慨高歌,倒在滚滚的血泊中,震惊全国的一二一惨案爆发。

  

  面对此惨无人寰的惨案,闻一多先生挺身而出,他曾经被郭沫若誉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著名诗人、学者、爱国民主战士,是七子之歌的作者。为悼念在惨案中被杀害的李公朴先生,冒着被刺杀了危险,发表演讲。天妒英才,人无道义,果然,一代奇才闻一多,在演讲的当天下午即被国民党特务杀害。留下了怒火燃烧,激情振奋的《最后一次的讲演》——反动派,你看见一个倒下去,可也看得见千百个继起的!正义是杀不完的,因为真理永远存在!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的精神!我们随时象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

  

  1949年底,刘、邓首长率领的解放大军挥师南下,挺进大西南,横扫国民党退到云贵川桂的残部和地方土匪,云南省临时军政委员会主席卢汉率部起义,陈赓、宋任穷将军指挥大军入滇剿匪,由于国民党残军和土匪勾结,散布全省各地,以游击队的方式负隅顽抗,解放军难以发起正面进攻,只得依托地方武装和新建立的人民政府,分散到各地清剿,当时叫征粮剿匪。

  

  属于昆明高校的很多学生,在此时毅然而然投身革命,加入到征粮剿匪的战斗中在,奔赴枪林弹雨的第一线。他们热血沸腾,青春无悔,以不畏艰苦,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慨,高唱赞歌,千里跋涉,转战在崇山峻岭之间。他们参加了昆明反对内战的学生运动,见证了国民党屠杀爱国教师和学生的惨景,聆听过闻一多先生慷慨激扬的演讲,向往着让劳苦大众过上幸福的生活,追求着和平美好的明天。

  

  新平是云南边疆一个鲜为人知,偏僻落后的山区民族地方,在山高林密里,在特殊的地理环境中,苍天早就了一个杀人魔王,他就是国民党的忠实走狗,大土豪大土匪叫李润之。他明偷暗抢,横行乡里,杀人如麻,当地人恨之入骨,私下为他取外号叫李老狗。这李老狗祖籍陕西,其祖清朝时官至九品,不知道怎么就被充军到云南新平来,世代作恶,到他这一代,倚仗老蒋的后台,招兵买马,拉起队伍,变本加厉,鱼肉乡里。

  

  新中国成立了,新生的人民政府建立,灾难深重的山区人们,总算看到了新生活的曙光。窝藏在山中的李老狗,在国民党残军的挑唆下,接到了蒋介石从台湾发来的任免状,当上了反共救国义勇军总司令。为台湾证明他的能耐,他私下派出人员,秘密联系了峨山、通海等几个地方的土匪,说好时间,商定方案,进行暴动,土匪的标志是挽起一只裤管。1950年5月,他们探明情报,在解放军进山时候,一声令下,成千土匪攻入新政府内,上百名工作人员惨遭杀害。

  

  匪患如此猖獗,陈赓将军一声令下,剿匪部队义愤填膺,几拨人马爬山涉水奔赴新平。其中一支队伍是滇中独立团一营,由营长董耀南带队,队伍中有四个青春年华、风华正茂的女学生,她们叫席淑筠、吕培仙、俞寿、婉施兰。1950年1月7日凌晨,李老狗匪部上千人马,乘部队地形不熟悉,立足未稳之际,偷袭队伍驻地叫蒿芝地,新平蒿芝地战役随之打响,由于我方增援部队来迟,近百人的解放军战士包括营长董耀南壮烈牺牲(解放后,这烈士的热血渗透过的地方,就取名为耀南乡)。在突围战斗中,弹尽粮绝后,四名女孩子和其他战士一道,利用刀棍与匪徒展开殊死搏斗,终因寡不敌众,除牺牲的外,席淑筠等16名重伤的人员被匪徒俘获并日夜兼程带回深山老林中的匪巢。

  

  横断山脉嵯峨险峻,解放军剿匪和解救被俘人员的进度被重重大山阻隔,进展缓慢。禽兽不如的土匪把这16人带到匪巢后,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被俘的战士坚贞不屈,大义凛然,视死如归。残忍的土匪在逼问不出有用信息的情况下,李老狗下令,把解放军男的全部剖心挖腹,弃尸荒野。后人每念及此,不禁滚滚泪落

  

  土匪就是土匪,他们是禽兽,他们猪狗不如。被俘的解放军战士,男的被残忍杀害后,留下了席淑筠等几位女战士。他们逐一拷打,百般刑具用尽,女战士们坚贞不渝,不肯透露半点有关部队的信息。他们把席淑筠吊在树上,藤鞭乱抽,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席淑筠一声不吭,他们又拿着尖刀威逼说:你说不说,再不说就一刀一刀的刮了你,看你这娇嫩的身体疼不疼,呸一口带血的浓痰吐到匪徒脸上,土匪恼羞成怒,把已经不能动弹的席淑筠放下树来,剥光她的衣服,尽情羞辱一番后,残忍的将她杀害,哪一年,这坚贞不屈的女孩子才23岁

  

  几名女战士,相比较是席淑筠年长一些,最小的是俞寿婉,她18岁还不到呢,平时几个女孩子都叫席淑筠大姐。同时收到土匪毒打的另外三人,看到大姐被敌人折磨死了,愤怒的眼中不禁流下了悲痛的眼泪。更惨烈的摧残还在后头,凶残成性的土匪,本想以一儆百,但在百般摧残中,其他三人任凭皮开肉绽,仍然缄口不语,于是变换了花样,他们把吕培仙放置下来,在地山用枪托和石头砸她的全身,用铁丝穿过她的胸部,她怒目圆睁,宁死不屈,最终在匪徒的折磨下壮烈牺牲。  

  

  俞寿婉和施兰长得清新俏丽,匪首李老狗不怀好意,将她们带进匪巢,两位青春年华的女战士,就这样被劣迹斑斑的匪首所奸污,非但如此,毫无人性,禽兽不如的匪首还把他们赏给其他小土匪,两位女战士在土匪的摧残中壮烈牺牲,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壮烈悲歌。她们没有死在战场上的枪林弹雨中,却死在了土匪的摧残下,经受了精神和身体双重的折磨,最后慷慨就义,此景令天地昏暗,日月无光。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巍巍哀牢山呀,你见证了这班匪徒的残忍,记住了他们的滔天罪行;滔滔红河水呀,你波浪翻滚,莫不是在为这些烈士高声唱着赞歌;满山盛开的杜鹃花呀,绽放洁白,迎风摇曳,默默在向烈士致哀

  

  陈赓、宋任穷题词:征粮剿匪烈士们,征粮剿匪是一场反封建的激烈的阶级斗争,你们为革命而牺牲,人们永远纪念你们,你们永垂不朽!陈赓,宋任穷。一九五零年十一月七日。

  

  匪徒像秋后的蚂蚱,残忍狂暴,不可一世,但最终逃脱不了人民的惩罚,几天,解放军和当地武装,军号声声,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了匪巢,上千罪恶累累的土匪,大部分被消灭。匪首李老狗等人,被生擒,1950年11月,一声正义的枪响,结束了这危害一方,残忍至极的大土匪的狗命。

  

  群山悲鸣,大地怒吼,红河哽咽,你们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满山的红杜鹃,瞬间开发,红如烈士的鲜血,静静的红河水,瞬间咆哮,奏响的涛声像黄河在怒吼

  

  (后记:1950初年,解放大军挺进大西南,追剿国民党残军和当地土匪,由于敌暗我明,加之当地山高林密,少数民族聚居,给剿匪带来了较大的难度。多少革命先烈,没有牺牲在万里长征的征途上,没有牺牲在波澜壮阔的抗日战场,没有牺牲在场面恢弘的三大战役中,却牺牲在这深山老林里,留下了多少壮烈的故事,感人肺腑。该文仅仅是千千万万个事迹中一朵细小而真实的浪花。在此,向壮烈牺牲的革命先烈致以崇高的敬礼!向提供文史资料的朋友、向亲身讲述的知情者深深致谢!)

  赞                          (散文编辑:可儿)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