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淘汰【两次被淘汰成全了我】

时间:2020-01-14 10:32:21 手机站 阅读量:

两次被淘汰成全了我

我已年过“花甲”,目前,被一家国有监理公司返聘,继续担任“监理工程师”职务。我在每个建设项目监理工作中,都能出色地完成安全监理任务,得到业主和总监的认可。六年前就还被公司认命为“安全专家”。我的业余生活也比较充实。看看书、写点感想再投投稿、打打乒乓球或“惯惯蛋”。休假时带带孙子、旅旅游、玩玩单反。今天上午我收看了哲学家、著名作家周国平先生的演讲。记住了三句话:“第一句,写文章要写自己的真实感受;第二句,要独立思考、有独特的见解;第三句,准确的表达”。中午,突然想起十几年前的两次被淘汰的事,辗转反侧午睡不着,干脆坐起来编写一篇自己的文章。就是本文:“两次被淘汰成全了我”

第一次被淘汰,我当时在一家“国家二级企业(纺织公司)”担任中层干部(副职)。2004年,国有企业全面改制的浪潮席卷了江苏中、北部。我们的企业理所当然在改制范围。后来被一家民营企业收购。由原公司副总担任新公司的总经理。原管理层、中层干部均由新公司根据改组情况重新聘用。后来在新公司组织架构中没有我的名字。我被自动解聘了,我惊愕!大惑不解,分析原由无非有三种可能性:第一:我原来分管的岗位确实不需要专人;第二,我的能力不够。但还是猜磨不透,无奈,就接受事实吧。从一个中层干部岗位降级为科员。经过短期地“阵痛”以后,极力调整好心态,去除消极思想,继续履行岗位职责,不怠慢。

两年后,我被一个同事举荐到南京一家大型民营企业工作。总经理第一次跟我谈话:“你的职务是基建科副长,享受正科长待遇,主要工作:在新厂房建设中担任水电和消防安装”。我欣然接受,也想尝试一下自己的“能力”。在此工作期间,有一次跟总经理的“思路”产生矛盾,他要在厂房主梁上打(直径100mm)个大孔布设电缆桥架,而不顾厂房结构安全。我不同意,并且反复向他陈述破坏整体结构的利害关系和电缆布设规程要求。他听不进且执意要做。我无奈。副总跟我说:“厂房如果真的发生倒塌导致群死群伤事故,也由总经理负责”。基建总负责人对我的执着“行为”也不认同。终于“胳膊扭不过大腿”。然而。当新厂房安装工程全部完工后,总经理把我的工资降了。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卸磨杀驴”,我连忙提交辞职报告,打道回府。再次被淘汰!虽然行动上很有骨气,但心中还是隐隐着痛:原来的“梦”:“在比较好的企业做个中层管理收入不错,再买房迁进省城定居,彻底化为泡影”。痛定思痛后我做了反省,总现理不看好我是否是我自身“问题”造成的呢?还是我不懂职场规则、不能顺从领导“意思”、不经常请示回报又不会溜须拍马等等问题;还是水电安装工程已完成,我的“作用”已用过。还是——

然而,两次在管理岗位上被淘汰。我对主、客观情况做了深刻分析。主观上:我自己能力和技术水平有限,确实不具备在管理岗位上的条件;个性上又不适应在“管理岗位”工作。客观上:我没有背景、没有任何“关系”;对职场的“潜规则”和一些“套路”茫然无知;又不能领会领导意图见风使舵。仅凭自己“一股热情、勤奋工作地敬业精神”也许不能满足现有企业管理的要求。通过自我分析后,我释然了。转念一想,难道我不在管理岗位上就没有适合我的工作么。

事隔不久,经朋友介绍到一家知名的监理公司工作。监理公司与企业单位的管理岗位

有本质上的不同。我用心学专业知识、用心体会岗位工作要领,很快熟悉监理行业的行为规范等。我本来持有的“注册安全工程师”证,可视同“监理工程师”的岗位证书,持证上岗,一干就是十几年,直到今天。

被淘汰、被炒鱿鱼,看似比较伤心悲催,但也不一定是“坏事”。通过一次淘汰,一次重找工作,也许会有新的发现。人们往往有一个弱点:“看他人的毛病比较准,而自己的问题很难发现”。自身的问题容易被忽略而被他人发现应该是好事。另外,通过一次“打击”也是一次成长。被迫下了你的“角色”,无奈转换成另一“角色”。不一定比原角色差、还能演得更好。俗话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一旦找对了你的“位置”,前程似景、风光无限。

两次被淘汰,我进行了两次“跳跃”,而且越跳越好。我现在回想一下,如果2004年我在原单位中层干部岗位上不被淘汰,工资收入一直很低,因改制后连年亏损,直至破产。倘若2007年在科长岗位上不下来。该公司于2009年破产倒闭,(当然公司破产与我的“被炒”没有关联)。因资不抵债和其它问题总经理理受监督而不能随意出行,当年的管理层及中层干部纷纷下岗,而自谋职业,我还是“幸运儿”。

  赞                          (散文编辑:可儿)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