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笛声声作文【柳笛声声远 原创】

时间:2020-03-19 10:26:49 手机站 阅读量:

  春打六九头。立春往往赶在春节前后,过年的喜庆、热闹、隆重气氛冲淡掩盖了立春的气氛。春节一过,偶有一天,阳光清旭,顿有暖意扑面,人们便开始从节日的欢乐中醒过神来,忽然觉得应该走出门寻春去,于是沟旁河沿,湾边村头,场院里便聚满了人,人们闲啦着冬天的故事,搜寻着春的讯息,编织着春天的童话。于是春便在人们的欢声笑语中逐渐拉开了序幕。

  

  五九六九河边看柳。立春一到,仔细观察,柳枝上干瘪皴皱的尘灰色的外皮,在逐渐返青发胖,透露出浑青的踪影,紧贴在枝头上的瘪瘪的芽,如一个个的芝麻小粒,也在逐渐地苏醒,渐渐地鼓起膨大。从遥远处看,树枝上已经透出青色的痕迹,闪着朦朦的绿意。

  

  几天前,河里的冰厚厚地盖住了水面,交替的南风北风,渐渐地随着河中央细细小小的水的流缓,开始变薄融化,形成中间一条窄窄的断层,然后逐渐向两边融开去,逐步加宽,最后只剩下贴附在河两岸的两流冰条,仍然紧紧的抓着两岸干枯的河草不松手。

  

  塘湾里一群鸭子早早地扑愣开一块不小的冰窟窿,它们嘎嘎地叫着,你一语,我一答,你嘎我咯地逗闹着,嘎嘎一阵,嘎嘎一阵不断。有的浮在水面上,脖子一伸一缩,一曲一弓,伸到水里,往后背上撩着水,然后猛地直立起身子,嘎嘎叫着,扑愣一阵翅膀,停住后,再慢慢地缩起翅膀,快速向前,游到一个鸭子跟前,猛地扭它一口,疼得那只鸭子,嘎地一声叫,扑棱着翅膀游远了,带动起水面上一阵波纹向远处的冰块而去。旁边的几只鹅,一直浮在水面上,曲着颈,锁在后背上,静静地眠着,忽然被刚才的鸭子叫声惊醒,前后伸缩着长长的脖子,哦一声,哦一声,似乎在询问着缘由。

  

  池塘里的水因为鸭子鹅的戏水而漾动着,泛起一道道的波纹往四周滚过去,塘面上整块浮冰,微微地一上一下。塘岸边,冰层已经脱开泥岸,融化出一道尺多长的裂缝,水一晃一晃的,往岸上冲一次,退回来,再冲一次,再退回来,忽高忽低,循环不断。

  

  一场春雨,绵绵细细一阵,淅淅沥沥一阵。

  

  雨住天晴,柳条经过雨水的冲洗浸泡,枝头的灰烬已经荡涤干净,逐渐朗润,芽苞略鼓,青色已现。村外便有孩童乱跑,空中便有风筝飘飞。

  

  柳枝返绿,皮骨分离。折一枝光滑细细的柳条,三个指头捏着,用另一只手三个指头轻轻地使劲,往身内同一个方向拧一下,再拧一下,逐渐地柳枝皮骨分离,截取一定的长度折断,轻轻地拽出柳骨,脱出柳皮,然后用小刀割断,或者用指甲掐断,取柳皮一端,在两面轻轻地掐去那厚厚的外皮,露出皮内嫩绿新鲜的内瓤,再用两手指轻轻一捏,把它捏扁,放在嘴边,用匀气,轻轻一吹,柳哨呜呜直响。

  

  制作柳哨可以选择细条,可以选择粗条。一般来说十多公分长,可以稍长,也可以稍短。细长者音脆,细,尖,柔;短粗者音浊,闷,浑,沉。细者入耳辄深,粗者闷沉振嘴。你一声,他一声,柳哨声声入耳,清脆甜美,在初春的大街上,胡同中,伴着孩子们的喜笑哭闹的童音,给人一种清新,欣悦之感,让人倍觉春情勃勃,青春焕发,浑身舒然。

  

  吹柳哨不用多大气力,但是运气要均匀,吹起来要轻轻吐气,气流如一,不能用拙劲,柳哨越细,越要轻轻吹气,柳哨越粗,使劲要大,仍要把气使匀,相反越是猛劲吹,越是添堵,柳哨响一声,断一下,越吹越断,最后吹不出哨音。偶尔,孩子们之间互相逗闹,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跑到他的耳边,轻轻运劲一吹,哨音猛响,把对方吓一跳,哨音扎耳,耳根发木,发鸣。惹得彼此一阵追闹,待追上时,由于急于回击,猛力吹哨,越是猛吹,柳哨越是不响,憋得满脸透红,依然吹不响,博得小伙伴们一阵取笑。

  

  阳光煦暖,柳树发芽,枝条上趴满了一个个脆嫩的柳芽,像绿色的小花,漾着笑脸,闪着眼睛,折上几枝柳条,插在瓶中,小心地拧下几段柳枝皮,做上几个柳哨,柳哨上仍然带着几个鲜嫩的柳芽。然后猛啯两口,那略带苦涩的柳汁气味便盈满口中,涩中带着点儿甜,而后轻轻地吹起,让哨音颤颤,让哨音长长,走在垂柳依依的河岸边,看着河中荡漾的水泼,手里拿着几根去皮的白中带绿,软软的柳枝条,无意识地挥着,的确别有一番春情舒逸在心中。

  

  小时候,伙伴们常常在上学校的路上弄柳哨,吹着柳哨走,吹着柳哨回,一路上,声声柳笛鸣,处处孩童音。

  

  女孩子则用那脱皮的细柳条,编成了小花篮,脱下带着鲜嫩的绿芽的整条的柳枝皮挂在双耳后,系在辫子梢,搭在头发上。

  

  稍大的男孩子们爬到树上,寻找拇指一样粗而且直挺挺的枝条,慢慢地拧下外皮,做成尺多长的大柳哨,呜呜地吹着,逗弄着,吸引着小孩子们围观。也有的把粗大的哨子在一边钻上孔,改成笛子,吹出的笛音也很婉转;更有的别出心裁,他们在粗粗的柳哨中冲入满满的水,用拧出的柳棍堵着下端,在柳哨侧面,一边吹,一边上下抽动柳棍,那声音中带着颤,忽高忽低,抑扬顿挫,似原野上的鸟鸣,啾啾一阵,啾啾一阵。也有的在脱去柳皮的长长的树枝上,交错染上红条和蓝条,在空中挥舞,旋转升花,一圈红,一圈蓝,影影旋旋,挥洒自如,当然不小心,也会打到自己的嘴巴,引来孩子们一阵笑声。

  

  而今那柳笛,声声远去,远去的还有那童年缥缥缈缈的影,那忽隐忽现的过往,那时浮时沉的乡情和童年那一声声真挚的童音。

  

  啊,那淹没在柳巷中的一声声的柳笛声,那记忆中逐渐远去的柳笛声-----

  

  2015-04-22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