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情 写师生恋带肉的小说推荐

时间:2019-12-07 10:29:48 手机站 阅读量:

  今年我在任丘儿子家过春节,大年初一,天刚蒙蒙亮我就起床,吃过饺子后,我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继续欣赏重播的春节文艺晚会。自从1976年我调入华北油田工作以来,这是头一次在外地过春节,虽有儿女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终因人生地不熟而感到寂寞。往年在团泊洼过春节,亲朋好友相互问候,学生来家给我拜年,尤其是团拜会,更是热闹非凡。那时亲情、友情融为一体,使我乐陶陶,暖融融,愉快的心情在胸中缭绕。如今,表面热闹,内心冷清。突然,一阵急促地门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立即起身开门,只见一位中年男子站在我的面前,他面带笑容,双手抱拳,连声说:孙老师好,我给您拜年来了!我赶紧把他让进屋里,请他坐下,并递烟、倒茶,却一时想不起这位学生是哪个年级的,叫什么名字。

  

  我从事教学工作几十年,教过的学生也有一两千人,如今大多忘却了。他见我有点愣神,便笑着说:您忘记了,我是自动化80级的学生,叫宋火轮。您给我们讲《电工基础》,您教书不但认真,而且注重育人,使学生在日后的工作中受益匪浅。

  

  我终于想起来了,在我教过的学生中,确有一个叫宋火轮的,来自河北农村,那时他矮小黑瘦,见了老师还有点腼腆,说话轻声漫语,但他学习刻苦,成绩优秀。如今变得相貌堂堂,英俊潇洒,且是采油厂赫赫有名的电气工程师,与过去相比俨然扮作两人。

  

  我们的谈话由过去谈到现在,又由现在谈到将来,他对油田的未来充满希望,但我们谈得最多的还是师生情。他说:感谢母校和老师对我的培养教育,把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农村孩子培养成国家干部。接着他又说:毕业后,我一直惦记着老师,只是工作忙,没有时间见面。前天听人说,老师来任丘过春节,说什么我也得抽空拜访老师,给老师拜个年,叙叙家常。说完,他高兴的笑了。

  

  宋火轮走后,又有一批学生给我拜年,这更加勾起我对往日师生情的回忆。1977年我刚刚调入华北油田,对石油工业不甚了解,七二一钻井班的学员就带我到钻井现场参观;家属迁到石油学校后,学员们主动帮我搭帐蓬,购买日用品。尤其是龚守则同学,在元宵节的早晨,他冒着严寒,从钻井队买了20多斤猪肉,步行20余里送到我家;任延明同学给我送来大米白面,解决了我生活上的暂时困难。而我非常热爱自己的学生,注重教书育人,言传身教,且对学生一视同仁,优秀生锦上添花,差等生雪中送炭。在我的帮助下,有的学生在校入了党,有的后进变先进,从而我和我的学生也建立了深厚的师生友情。

  

  中国古代的大教育家孔子有弟子三千,贤士72人。而我从教三十余年,虽然与孔子不能相比,但也是桃李满天下,不少学生毕业后成为油田建设的技术骨干,有的还成为学者、教授,他们奋战大江南北,在石油战线上,用所学得的知识报效祖国,为人民服务,这是对我的最高奖赏,也是对我莫大的安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有学生登门拜访,亦不亦乐乎!

  赞                          (散文编辑:月然)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