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寸金莲女主播健身教练在线【三寸金莲】

时间:2019-12-28 10:22:45 手机站 阅读量:

  在我的家族中,值得我用文字去絮叨一番的恐怕只有祖母大人了,并非是她有什么伟大,而恰恰相反是因为她的渺小―那双史称三寸金莲的脚!既使在她去逝后十几年的今天,这双圆规似的脚,也时常在我的脑海里颤颤巍巍,让我唏嘘不已,感叹不止。实难想象,她如何凭借这双与之身躯极不相称的莲花碎步,踢踢踏踏地踩着岁月的荊棘,竟摇摇晃晃地走过了百年沧桑!

  

  祖母岀生在十九世纪清朝末年的江南小镇,因做做小生意,家境也算宽裕。在我还是懵懂少年时,就听祖母不止一次地诉说过,她岀生后,老太并不打算给她裹小脚,唯一的原因就是太痛苦。至到祖母八九岁年纪时还是常足岀入,因此总是遭到镇上的一些千金小姐的奚落;自尊心极强的祖母哪里受得了这等鄙视,于是便多次在老太面前拼死拼活地要裹小脚。老太在万般无奈下终于痛下决心,请人对宝贝的女儿做了缠足的手术;那年祖母已经是骨胳基本成形的十岁少女了,可想而知当时痛苦的状态比起幼小时的手术,一定是更加的惨不忍睹;中途老太还请求女儿放弃,但祖母始终咬着牙挺过了这一关。

  

  至今想来,我除了敬佩祖母超人的意志和超强的自尊心外,还特别能感悟到她对美的追求是那样的不可动摇。当然,不同的时代,对美的观念与诠释也会有所改变。

  

  关于小脚,祖母跟我讲过一个有趣的小故事。她有一个自然大脚的闺蜜,个性也十分的好强。有时几位蜜友聚在一起少不了叽叽喳喳的玩笑,偶儿也会拿大小脚说事,总是嘲讽大脚为洋船,这大脚闺蜜听了自然是很不高兴的。那时,祖母家养了一只会学说话的八哥鸟,通常将鸟笼子就挂在大门口。一天那大脚又串门来了,早已熟悉她的八哥立即欢呼雀跃:洋船、洋船、洋船,那声音既清脆又清晰。但这十分客气的礼数却一下子惹恼了大脚。只见她一把拽下鸟笼并愤愤然地将其捂在了盛满水的水缸里。事后那闺蜜也很后悔,说不该生一只鸟的气,枉杀了一只好鸟;尽管祖母心疼的不得了,但她们之间并为因此而造成隔阂,直到我记事时,还经常看见她拄着拐棍,领着孙儿孙女从乡下步行五六里上我们家玩,与祖母有说有笑。此时的祖母当然对老闺蜜的那双能跑路的大脚羡慕不已。

  

  祖母还说起过另外一件有关小脚的事,让我映像深刻。就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家乡解放的前夕,双方军队发生过一次规模不大却很激烈的交火。由于战事保密,镇上居民很晚才得到疏散的消息。祖母家人便什么也顾不上带,便随着人流慌不择路地朝着可能安全的乱坟岗快速转移,此刻已枪声大作;有些胆大的索性钻进了小屋一样停放尸棺的丘基墓,可以想见当时的场面有多么的混乱。可怜祖母的一双三寸金莲,哪里跑得快!既便是平缓的上坡,也只能手脚并用向前跪爬。突然间,一颗流弹从祖母的颈肩部穿过,瞬时的高温让棉袄立即冒起了青烟。祖母述说得绘声绘色,我也听得心里嘭嘭直跳。她总结说,当时要是身体直一点,她恐怕就不在人世了,而直不起来的原因恰恰是她的小脚没有足够的承受能力,如此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祖母无疑是一个品格坚强且精明能干的女子,一心总想着发家致富、出人头地;凭她的勤劳智慧,的确在中年时期家境也越来越殷实,然而,不仅好景不长,并且在解放后的土改时,因有几十亩田地而被划成了地主成份,自此以后便家无宁日了。大小会被批斗是家常便饭,挂牌游街也是常有之事,甚至有一回还差点让她陪斩。那回当她佝偻着身躯、双手端着以支撑身体的小板凳,在二个背枪的民兵押解下踉跄着刚出大门时,恰好被一姓杨的区干部发现。杨干部可是祖母看着长大的街房邻居,也是我父亲的高小同学,况且自小也没少受祖母对其生活上的关顾。这回当杨干部看见老人将要陪人上刑场时的那种惨象,果然动了恻隐之心或念及一点旧情,便主动上前阻止了二个民兵并将老人搀回到屋内。这件事发生在文革时期,是我亲眼所见,那时我虽少不更事却也开始记事了。显然,祖母对那次杨干部的拯救感恩戴德,之后每每说起都不忘念叨数遍好人二字。

  

  祖母是爱美之人,打小如此,从她宁愿承受巨痛也执意要裹小脚的行为来看,可见一斑。但当她步入晚年,渐渐地也恼恨起自己曾引以为美的三寸金莲来了。这不仅是一双象粽子一样畸形的脚,而且还长满了鸡眼,加上并发症膝关节炎,行走起来更加的艰难。隔三差五地洗一回脚之后,总要带上老花镜将硬茧修理一遍;由于腰身弯不到位,只能凭手感摸索着修剪,时常的就会伤及血肉;而做为长孙的我,除了帮她磨一磨修脚刀之外,其他的也爱莫能助,况且她也拒绝别人帮忙,我有时想邦她洗洗脚,她也执意不肯。既使在临终前大约十小时,她洗最后一次脚时,还是拒绝了我的援手。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某一天子夜,我的祖母无疾而终、悄然离世,享年102周岁。她是躺在我的怀里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她一辈子粗茶淡饭、勤劳朴实、为人善良;生前从未住过一天医院。最终她对她的那双几近残疾的脚一直耿耿于怀,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我一辈子就是吃亏在这双脚上,要不然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