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乞丐和校花梦辰续集

时间:2019-11-30 10:37:49 手机站 阅读量:

  每次进城,都习惯了去书店里转转,象会老朋友一样,自己也稍作修饰一番,最起码也得穿戴干净点,免得城里人又该笑话咱,土老帽,又来找致富经了。其实,那些嘲笑别人的人,也只不过是穿戴体面一点,洗不洗澡,谁也不知道。

  

  还记得,那是去年夏天的一个午后,在妈妈家吃完午饭,办完了该办的事,不由自主地又朝书店走去,走到书店,刚要进门的时候,看见,门前的台阶上蹲着一个老人,从装束上可以断定,这个老人是个乞讨者,来到老人身边,我看了一会,他眼前只有几块零钱,我看他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看我,眼睛一直没离开过他手里的一张旧报纸,我张嘴想问他点啥,转念一想,还是算了,顺手从兜里掏出钱包,打开一看,钱包里也只有几十块的零钱了,我先是抽出了一张十元的面币,看看老人那张沧桑的脸,看看他当时的神情,我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把钱包里的钱都拿出来了,放在了老人面前,转身就进了书店,也没看老人的表情,事实上,我不需要他感激我,我只想,他能早点回家。

  

  书店,对于我这样只能解决温饱的农村人来说,书店就像一个天堂,更何况还能亲自走进这墨韵飘香的世界,在书海里畅游,这该有多么的奢侈啊!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书店,越来越冷清了,基本看不见几个读者,偶尔来的,也是帮孩子选学习资料的,至于,其他的书,就成了书店的摆设,几乎是无人问津,也许是网络时代太丰富了,那些纸刊似乎成了累赘,可我的感觉就和他们不一样,我喜欢书在手里的感觉,那一个页码一个页码的文字,仿佛就是那跳动的音符,赋予了无声的文字更美的旋律,无论是中外名著,还是古韵飘香,那精美的装帧和淡淡的墨香,仿佛,作者的名字就是一棵树,一朵花。

  

  我喜欢书店里的环境,安静的就连每个人的呼吸你都能听到。

  

  每次进城,我都会选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带回家,留着农闲的时候打发一下那些寂寞的时光,我喜欢读书,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喜欢自己在文字中感受作者带给自己的那些美好,偶尔也会动笔,写点感受,我知道,那不叫作品,只能说是随笔,作品该是摆在书店里的。

  

  今天也不例外,我看好了余华的小说《活着》,不知不觉中就被书中的阿福吸引了,余华的文字,平实,安静,却富有生命力,我实在是在阿福的命运里走不出来了,像往常一样,我拿着我选好的书,准备到收银台交钱,一摸兜才想起来钱已经给了那位老人,我正在为难,身后有个人拍了我肩膀说:喜欢就买吧,我这有钱,我转过身,和我说话的正是那位老人,我有点惊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嘴里,支支吾吾地问,你还没回家呢,老人并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只是淡淡地说,我也喜欢余华的书,这本《活着》我早就看过了,很不错的书,买了吧!说完,也没等我回话,从我手里拿过那本书,就朝收银台走去。

  

  出来的时候,我边走边问他,那钱是我给你,书我下次来可以再买。

  

  和老人不知道又聊了多长时间,太阳都快下山了,老人问我:小伙子,你饿了吗?我请你吃顿饭吧?我惊讶地看着他,忙说,大爷,不用了,要请也是我请你才对,可我兜里真的没钱了,老人笑了笑,你的钱不是在我这呢吗?买书剩下的足够吃完面条了,我赶忙接过他的话,不用了,剩下的钱您就留着用吧,明天就别出来了,老人说,咱不去吃面条,咱爷俩去喝一杯怎么样,我一脸的诧异,我当时真被眼前这位大爷搞糊涂啦,我正犹豫着,已经走出几步远的大爷回头喊我,快走啊!看着大爷的诚意,我也没办法再推辞,也就只好和他去了。

  

  我和大爷进了一家小餐馆,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看着窗外街面上形形色色的人流和车水马龙。

  

  刚坐下,我第一句话就问大爷,您不是要饭的呀!大爷笑了笑,说,你看我不像吗?不是像不像的问题,而您就不是。那你后悔给我钱吗?给了就不后悔,再说,你这不又给我了吗。

  

  通过和大爷交谈,才知道,大爷真的不是一个乞丐,也是一个爱读书的老人,以前是个老师,后来下海经商了,家境不错,现在的生意交给孩子们做了,自己没事就是读读书,写写文字,和老人交流,我虽然没读过老人写的文字,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文字一定很好,想必也一定发表过不少作品,可是对这一点,老人却表现得很无奈,老人说,我手写我心,但我不能卖了我的心,原来,老人却时写过不少东西,有散文,有诗歌,就是没发表过,因为,每次投稿,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报社让自己出钱,老人说,写文字的人也是付出了劳动,也很辛苦,不给稿费不说,还得自己出钱,这图个啥呢?

  

  说到这,我又想起老人扮乞丐的事,就问他原因,老人淡淡地说,都是闲的,也没什么,我就是想看看读书的人到底读懂了多少做人的道理。小伙子,你知道吗,我在这已经两天了,来来去去的那些买书的人,没看过我一眼,就算看了,眼神也是异样,唯独你没像他们那样,这回明白了吧!那您就一篇也没发表过吗?发表过,但不是我的名字,那可是侵权啊!算了,我们写作的目的,不就是给读者读的吗?再说,你找谁去呀!现在网站这么多,又这么乱,那些不守法的报社指谁挣钱啊!您真有胸襟,老人听完,哈哈大笑。那您写过小说吗?写了,还没写完呢,我想好了,等我写完了,我告诉我孩子,等我死后,把它和我一起埋了,说不定哪世再有盗墓的,我的小说就会成为文物,到那时,都争着发表呢。

  

  和老人吃过饭,目送着老人远去的背影,我的心越发的沉重,脚下的路也渐渐地模糊起来,,,,

  

  

  赞                          (散文编辑:可儿)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