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家你太粗太大 [关东大炕]

时间:2019-12-31 10:37:25 手机站 阅读量:

【导读】有人会说:那到了夏天可怎么办呢?炕烧得那么热,人躺在上面还没热出一身痱子?这您就瞎操心了。东北的夏天尽管外面倍热,但农家的土房自有吸热的功能,正所谓冬暖夏凉,人在屋里头凉爽怡人......

  

  一晃儿离开东北农村老家已有三十多年的光景了。这么多年来,混迹于城市里的我入乡随俗,睡的是狭窄的硬邦邦的床板。在西北工作那些年还好说,虽然睡的也是床板,但因为房间里有热乎乎的暖气,到了冬天也冷不哪去。可是自打到了烟雨苍茫的南方,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南方的冬天没有暖气,虽然温度不低,但由于阴雨连绵空气潮湿,人躺在冷嗖授的床铺上,就甭提有多么不舒服了。由于房间里的水分子太多,床上铺的和盖的,潮得几乎能挤出水来。尽管太太偶尔晾晾被褥,但冬天的日头总喜欢藏猫猫,躲在厚重的云层后面,迟迟不肯露出那张灿烂温暖的笑脸。久而久之,睡在城市居室床铺上的我,就感叹不已,就情不自禁的念起东北农村老家那朴实而温暖的关东大炕来。想起老家的大炕,就有一股子热乎乎的暖流穿胸而过。

  

  准确地说,在我没有考上大学跳出农门之前,我还以为城里人跟我们乡下人睡的是一样呢!我还没有见过用木板做成的床铺呢!这也难怪,孤陋寡闻、土生土长的我和父辈们一样,我们那喀哒,家家户户睡的都是结结实实、格外宽敞的大炕。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我们家里只有一面土炕,后来伴随弟弟和妹妹的陆续降生,一面土炕就不够用了。父亲把两间屋子的墙打通,做成了两面连在一起的通炕,并在中间用一面古色古香的炕琴隔开,外面叫外屋,里面叫里屋。里屋类似于姐姐和妹妹的闺房,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我和弟弟很少到里屋去玩耍。到了晚上,我和弟弟同父母睡在外屋的土炕上,头朝北脚朝南,盖着松软的被子睡得可香甜了!母亲说我小时候夜里困觉不甚老实,不是乱滚就是乱蹬。有一回一大早我睁开一双惺忪的睡眼,竟发现自己的一双腿不偏不倚的压在了弟弟的肚子上!这也难怪,谁让家里的土炕那么宽敞那么舒坦呢?

  

  谁都知道,东北的冬天冷得厉害,但由于有了土炕,东北漫长的冬天就不显得怎么冷了。尽管外面天寒地冻,家里头却温暖如春。这是为啥呢?让我来自豪的告诉你吧!这是因为家里的一日三餐烧柴的灶坑连着大炕呢。这些热气神不知鬼不觉的钻过土炕的里面,通过挨墙的烟卤,通道土炕的肚子,把烟气从立在房顶上的烟卤口排到户外的。这还不算,到了大冷的冬天,几乎家家户户在土炕边架了一个火炉子,一天到晚不是烧煤就是烧木柴,把个房间弄得暖暖乎乎的。由于有热量持续的烘托着土炕,一家人盖着厚厚的被子,躺在温暖的自在的土炕上,睡觉时就自然感受不到冬天丁点的寒意了。我从出生到十八岁那年考上大学,就一直睡着家乡那温暖惬意的土炕。由于和泥土有着肌肤之亲,我觉得睡在家乡的土炕上,一个人心里就特别的踏实,我觉得家乡的土炕简直是睡眠的天堂。在这样朴实而温暖的土炕上困觉实在妙不可言,不好梦连连才怪呢?

  

  土炕是北方农村人一种独有的下榻和取暖御寒的方式,是北方人民生活智慧、经验与结晶的重要体现。在我的印象里,若想做一面非常好用的土炕绝非易事。我记得小时候,一到了夏天,年轻的父亲就忙活开了。父亲忙着用黄泥做土坯,俗话说和大泥脱大坯,是农家里最累的活计,这话一点不假。父亲顶着炎炎烈日,活泥脱坯难免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回到家里连说腰疼。脱好的土坯晒干后,被父母搬到院子里的一个角落,并在上面盖上一层塑料布,避免雨水打湿。到了初冬,这些备用的方块的土坯就派上了用场。父亲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做炕高手,一到了冬天就东家请西家请。主人见父亲将土炕弄得有模有样风调雨顺,灶炕里的烟气可以顺利的排出烟来,就特意留父亲吃饭喝上几盅,喝得父亲一张脸关公似的。回到家来话也就多了许多,让母亲对父亲不由得刮目相看。

  

  家里做炕可是农家的一件大事,弄不好一年到尾屋里乌烟瘴气的,一家人都会跟着遭罪。父亲给自己家造炕的时候,往往要花上不少的力气和心思。除了保障烟道畅通无阻外,炕面也抹得平平展展,要不坑坑洼洼的躺上去疙疙瘩瘩的,就会硌得身子骨难以消受接下来是把造好的湿炕烧干,我和姐弟们要连续两三个晚上,到叔叔婶婶家里借宿,父母呢?则在家里轮流昼夜不停的烧炕,眼皮实在抬不起来了,就卧在长凳上迷糊一会儿一面崭新的土炕终于大功告成了,铺上簇新簇新的炕席,再铺上干爽的褥子,晚上躺在土坑上困觉,嗅着炕上传来的淡淡的泥土和植物的芳香,就甭提有多么舒心自在了。

  

  有人会说:那到了夏天可怎么办呢?炕烧得那么热,人躺在上面还没热出一身痱子?这您就瞎操心了。东北的夏天尽管外面倍热,但农家的土房自有吸热的功能,正所谓冬暖夏凉,人在屋里头凉爽怡人,根本用不上开电风扇,三伏天大不了就扇扇大蒲扇。夏天也用不上铺褥子,身上盖薄一点就是了。躺在熨帖的光润的炕席上,伸伸胳膊伸伸腿,不知不觉的就进了爪哇国了,不知不觉那火热的夏天就过去了

  

  离开家乡一晃有三十多个年头了,但我依然睡不惯城里的木板床,我依旧在心里头惦记着家乡那宽大的土炕。什么时候买上一张回归故里的车票,和家乡久违的亲人见上一面,和家乡久违的朴实而温暖的土炕来一次亲密的接触,让自己疲惫的身心在家乡结实的土炕上得以尽情的舒展和放松,让那颗装满浓浓乡愁的心得到最好的释放和慰藉我想这样的日子已经不会很远了。关东大炕我生命中真正的温暖的摇篮!2100字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