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生态政治与政治生态化

时间:2021-10-12 08:22:54 手机站 阅读量:

第 PAGE 1 页 共 NUMPAGES 13 页

论生态政治与政治生态化

【摘要】近现代工业文明给人类带来了巨大进步的同时,由于人类对自然和自身的不正确认识及盲目开发行为,导致了20世纪六、七十年月全球性生态危机。生态危机的产生与进展成为生态政治运动兴起的动因和基础。在此基础上推动了各国政治和国际政治生态化的进展。生态政治产生进展是政治生态学、政治生态化形成的前提和基础,政治生态化是生态政治进展的必定趋势和结果,是解决当前全球生态危机的不行或缺的根本措施之一,是全球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环境协调、持续、健康、进展的必定选择,也是将来政治进展的趋势之一。

一、引言

20世纪60年月以来,随着全球性环境问题的出现,生态危机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的关注,这种关注从某个角度上讲已远远超过了国家之间、地区之间、民族种族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人类越来越关注自身共有的生态环境和生存家园--地球。对生态危机的关注迫使人类重新审视自身与自然之间的关系,重新审视人类自身原有的思维方式、生产及消费方式、进展模式、意识形态、伦理观、进展观,以及世界各国经济、文化、政治进展前途和命运。全球性环境问题的出现,使得任何国家,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进展中国家,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又一次重新走到一起。

基于上述全球环境问题和生态危机的出现,20世纪60年月末开始,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一些发达国家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风起云涌的生态政治运动。70年月以后,世界各国每年以”地球日”、”世界环境日”等为契机而不断壮大,至今方兴未艾。80、90年月在生态政治运动的推动下,发达国家和进展中国家中纷纷建立了众多形形色色的生态组织和生态绿党〔简称生态党或绿党〕,生态学与政治学由此联姻形成了生态政治学、政治生态学等新兴交叉边缘学科,传统政治进展观也由此向政治生态进展观转变。

二、生态政治的兴起、进展及意义

〔一〕生态危机--生态政治兴起的动因和基础

所谓生态危机,指的是人类赖以生存和进展的自然环境或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由于人为的不合理开发、利用而引起的生态环境退化和生态系统的严重失衡过程。

自工业革命以来,尤其是20世纪后50年全球环境遭到空前严重破坏和污染,并被一些生态学家、政治家称为20世纪人类犯下的三大愚蠢行为之一和”第三次世界大战”。”地球日”发起人盖洛德·纳尔逊曾精辟说道:来自自然的威逼〔生态危机〕是比战争更为危急的挑战,从德国和日本我们知道一个国家可以从战争的创伤中恢复起来,但没有一个国家能从被毁坏的自然环境中快速崛起。50年月以后,世界环境相继出现”温室效应”、大气臭氧层破坏、酸雨污染日趋严重、有毒化学物质扩大、人口爆炸、土壤侵蚀、森林锐减、陆地沙漠化扩大、水资源污染和短缺、生物多样性锐减等十多篇球性环境问题。全球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正残酷地撕毁人类关于将来的每一个美妙愿望和幻想,这一影响不仅会殃及一代、两代人,而且将影响几代、甚至几十代人的生存繁衍。

全球环境问题及生态危机从以下一些数据和事实我们就可窥见一斑。例如,目前地球上的动植物物种消失的速率较过去6600万年之中的任何时期都要快上1080倍,大约每天有100个物种从地球上消失。20世纪以来,全世界哺乳动物中3700多种中已有110种和亚种灭亡,另外还有500多种动物和20000余种植物正面临灭亡。生态学家指出,迄今为止,人类对生物多样性的损害如要使其自然恢复至少要一亿年以上。水污染使人类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生存环境不断恶化。据统计有17亿以上的人没有适当安全饮用水供应,30多亿人没有适当的卫生设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一项调查指出,在第三世界由水污染引起的疾病平均每天导致的死亡人数达2.5万人。再如1983~1984年埃塞俄比亚因植被破坏、土壤流失形成的特大旱灾使得100万人因饥饿而死亡,1991~1992年,非洲大陆12个国家持续旱灾,使得约4000万人面临死亡。因水土流失和沙漠化加重,中国古文明中心的发源地--黄河,目前年断流最长达227天,与此同时,长江由于洞庭湖等大湖泥沙淤积加速,湖体面积和容量正逐年锐减,洞庭湖1825年面积约5000平方公里,1949年削减到4360平方公里,到1998年长江”特大”洪灾时湖面面积仅为2653平方公里,据此缩减速度,洞庭湖将可能在不到200年的时间内成为又一个”罗布泊”,从中国自然地理图册上消失。目前,长江中下游防洪大堤也逐年升高,古时?quot;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悲剧在不远的将来又将可能在长江重演。今年我国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多次发生的历史上罕见的沙尘暴天气,再次使得中国人感受到了环境破坏程度之深和距离之近。

全球环境恶化的直接后果就是经济损失。据估计,我国每年因环境污染和环境破坏所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2500亿人民币,这相当于20个唐山大地震造成的经济损失。仅1998年长江洪水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500亿人民币,而每年全世界因环境污染和破坏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不低于2.5万亿美元。因此,生态学家指出地球生态系统正在遭受地球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污染和破坏,全球十大环境问题已直接威逼着全人类的生存和文明的持续进展,生态危机已经超越局部区域而具有全球性质,来自于生态危机的威逼,已远远超过战争、瘟疫,爱护地球家园已刻不容缓、迫在眉睫。

生态学理论认为,人类和其他任何生物一样,都必需以肯定的生态环境、特定的生态系统作为其生存繁衍的基础,在整个地球生物圈这个最基本、最重要的生态系统中,人类虽在整个生物界中一方面扮演着特别的角色并无时无刻不对自然生态环境进行所谓的”改造”和”制服”;另一方面,人类自从诞生之日起又无时无刻不依靠于其他生物和自然生态环境。同时,它与国家及国际政治生活息息相关,而政治又从来不是孤立存在的,政治是人类社会的政治,政治是人的政治。生态危机既然已关系到全人类的生死存亡,因此政治就必定与生态危机发生必定而深刻的内在联系,它必定延长到社会之外的自然环境之中,因此当今全球性环境问题引发的生态危机对全球人类所构成的巨大威逼,此时的全球生态危机就不行能不成为一个政治问题,政治及政治行为对此具有不行推卸的责任。在生态危机的推动下,政治必需谋求一种全新的政治进展观:生态政治进展观。

〔二〕生态政治的兴起、进展及意义

生态危机的加剧使人类认识到,社会是身处自然环境中的社会,社会与自然环境之间具有辨证的双重互动效应,自然生态环境是社会环境的基础,社会又对自然环境有着深刻的正负效应。因此,到20世纪50、60年月全球环境问题在西方发达国家中日益成为一个敏感而重要的政治问题,生态政治理论也应运而生。生态政治理论认为,人类不仅是社会的人,同时也是受自然环境限制、约束的人,假如政治行为仅仅去把握人与人、人与社会间的社会属性关系,而忽视自然生态规律对人的影响,甚至违反自然生态运行规律,以人类自身生态环境及资源的牺牲为代价,去到达少数集团、阶级、国家的政治、经济利益,那么整个人类最终将自掘坟墓,走向自我毁灭的绝境。覆巢之下,焉有安卵?因此,生态政治理论是站在全人类生存利益的高度上指导生态政治运动有序地进行,肯定程度上讲,它是超阶级、民族、种族、国家界限的。

最初的生态政治运动主要局限于民间自发组织的政治运动。60年月末,由于生态环境问题直接导致生态政治出现最明显的标志是”生态运动的出现”、”生态党的产生”、”国际环境组织作用的提高与加强”。这标志着全球生态政治运动的兴起和进展。

60年月后期,全球生态环境问题成为西方发达国家公众关怀的热点。到了70年月,生态政治运动的目的也已从单一化向多元化趋势进展,到了70年月末、80年月初,生态政治运动已成为环保、和平、女权运动的多元全球性群众政治运动。最为有名的生态运动当属1970年4月22日美国爆发的有2500多万人参与的公民环保政治运动,正是这次运动促成了世界”地球日”的诞生和1972年联合国第一次人类环境会议的召开。90年月以来,生态政治运动从公众关注生态环境问题进展为公众与政府共同关怀”可持续发?quot;的全球环境问题。”公共决策”过程的”生态化”使生态运动真正成为生态政治运动。与此同时,从60年月末至今,世界生态学家、经济学家、政治家以及科普学家一道推出了一系列生态环境进展与预报报告。如卡尔逊的《安静的春天》、米都斯等人的《增长的极限》、加博尔等的《超越浪费的时代》,以及由58个国家152位世界有名生态学家、经济学家、政治家共同编写的《只有一个地球》等。

伴随着生态政治运动规模的扩大和深入进展,世界各国”绿党”组织应运而生,并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影响的日益增添。1972年新西兰诞生了世界第一个绿党,此后的70~80年月,西欧国家出现了绿党组织兴起的高峰,其中德国的绿党组织对全球绿党组织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和推动作用。到1983年,德国绿党以5.6%的选票出人意料地首次获得27个议席,这标志着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正式步入历史舞台。由于德国绿党以崭新的政治风格呈现在公众面前,其党纲将生态、经济、政治紧密结合起来,反对核军备竞赛,谋求国际和平和女权、人权等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