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姐 韵云和小健全文阅读1

时间:2019-10-28 11:17:54 手机站 阅读量:

  云姐是漂亮的女孩子,是村里的一枝花,在全镇也是颇有名气的,正象她名字一样,婷婷玉立,翩翩如舞的身影,如风摆动,又犹如一片彩色的云飘逸俊美。云姐是人们对她的官称或许是因为她第一的漂亮是漂亮大姐大的缘由吧。她其实只有二十二岁,当比她大的哥哥姐姐笑称她云姐时,她常启动那润滑的嘴唇灿烂的笑你大呀兄弟或是你大呀妹妹,因云姐出众漂亮,暗恋她的小伙蛮多,他们寻机和她套近乎,想方设法与她相识,她总是报以甜甜的笑,很多人不晓得她笑的蕴含,常有人被痴迷的失魂荡魄,整夜的在床板上烙身子。上门提亲的更是一茬接着一茬,对此她仍然慢声细语,脸上始终溢着那醉人的笑,从没点头也没摇头,时间稍长人们便猜中她笑的含义,云姐这丫头鬼精哩,她不得罪人哩!    那天又有人来上门提亲,云姐到底是笑着点了头,小伙子是镇政府的宣传委员,人长是蛮高蛮帅,铺纸能文,执笔能画,小说故事散文书画发表的蛮多蛮多,小伙子被云姐甜美的笑所感染,诱得把脸笑的如盛开的菊花,险些醉倒在芳草地,他自己冲自己竖大拇指,嘿嘿笑着说出移动广告的那句话我能!‘她们恋得如形如影,在饭店舞厅影院公园彩云般相依着飘来荡去,成为东州市一飘逸的风景,另人羡慕不已。这天她的约会回来,云姐睡得蛮香,启开秀眼天已大亮,她从香纱床上坐起,猛然见到枕边散落的几绺秀发,惊的嘴巴振开,伸纤纤玉手摸头上的秀发,又被拉下来一绺,她先是惊叫鬼剃头,后是大放悲声的哭,哭个昏天黑地。娘被哭声招来流着泪左劝右哄,谁料这一哄就是三七二十一天。云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到泪水干枯才停了哭。那宣传委员是新闻耳朵早已逃之夭夭,虽然有娘在保定给买的假发,看上去依然柔顺光亮,可在不见云姐见人脸带笑,走路如舞跳的常态,脸也不再光润诱人。云姐到处寻名医治疗,一年后披着光亮的秀发回了村,依然脸带笑重又漂亮诱人。村里的大娘、婶子、嫂子经常有人关心她伸手去摸她的秀发啧啧看这头发多好,像.....像原来一样云姐知道她们的用意,她们仍认为她头上是假发,其实想说她的头发像真的一样,就自己动手使劲的拉拽:我是真发!    自己长的头发!她们那些人的眼光往往就变得令人捉摸不透:没说是假的,没说是假的便独自的笑着离开。从此之后再有人上门给云姐提亲说对象就突然变了档次,离过婚的,身体有残的,岁数大的,人们说如果她晚上去掉假发,搂着一个光头怎么感觉也不象是搂着一个女人,不可想象啊,云姐就又常常热泪盈眶,又常哭得昏天黑地。她跺脚叹气男人嘛不就是这么回事嘛,长得好与坏能差几何?自己也许就这命,认了!村里那些痴心妄想的人又看到希望紧着上门提亲。身体强壮大云姐十岁的张麦熟,家有新盖的五间大瓦房,干活劲大利落成了这档人的佼佼者,搂你了飘飞的云。    新婚夜,张麦熟一抓云姐的秀发,他咧开厚嘴唇嘿嘿的笑,我娘,是真的是真的,我他妈烧高香了!他使劲搂了云姐又亲又啃你是俺爹,你是俺娘,俺把你当祖宗,俺把你当皇上!麦熟真的象大臣伺候皇上那样对待云姐,给她买好衣服,化妆品,一日三餐变着法的给她调口味,把云姐调理得更鲜更艳,惹得别人惊羡不已,云姐也露了一副幸福怡人的模样,笑不离脸蛮陶醉。云姐嫁给了张麦熟三年,有一千零几十天就是这样幸福过来的。云姐依然翩翩如云婷婷玉立,依然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肚子没有内蒙古。盼儿心切的张麦熟却明显的变了,他不再给云姐买好看的衣服好用的化妆品,不再一日三餐问她爱吃什么,看云姐照照镜子显摆就有些左右不顺眼,瞪眼咧嘴的骂她臭美,穷显摆说过日子不是把她当花来养来看,责令她收拾房屋院落,指使她烧火、做饭、做的稍不可口就打她骂她,还经常不吃她做的饭,揣钱跑到村边公路旁小酒馆又吃又喝,喝醉酒不是睡个昏天黑地,就是和云姐又吵又骂,骂她是骡子不会生不会养,云姐每每都是低头凭他说凭他骂,因为她觉得自己有愧!    张麦熟变的喜欢看人家女人的身子,尤其是大屁股女人,他听人说大屁股女人好生,每每看到买熟看女人,看漂亮的女人,看领孩子的女人,云姐就低了头暗自叹气,睡了的时候,就常用那润嫩的手抚摸同样润嫩的肚子,叹气你咋就不争气!麦熟有时故意使劲折磨她的身子,她惊惊怵怵的也不敢吱声,谁让自己的胞地不长庄稼呢。麦熟的姐常回来看他的情况,她家三代单传,她同样为弟弟弟媳着急,就让他们到外面医院去查,她们涨红着脸在医院做了检查,拿结果的张麦熟笑眯眯的看了云姐一切正常的表,又笑眯眯看自己的结果,眼就突然睁的很大,带起了嘴巴也张的很在很大,呼吸变的很粗重,又从脸上弹出了一粒粒的汗珠。他呆了很久才揣了自己的单子去见云姐,告诉迫不及待的云姐她的正常,云姐问他的结果,他吭哧半天嘟哝着说我的结果出不来,得等两天,他携着云姐去了耀华超市,又掏钱给她买了好看的衣服好用的化妆品和熟食品,惊的云姐怔怔的看了他半天,回想起来麦熟已经一年多没有这样待他了,想着云姐心里就一热,亮丽的秀眼就蒙起了水雾,她不知是酸是甜,心里浮起解不开的小疙瘩。    好几次麦熟和云姐说去找活干,其实悄悄去了另外几家医院,又跑去找了姐,他使劲搂了姐哭:姐,我是骡子,我才是骡子!咱家就摞到我这子呀!    姐就像被骡子很劲踢中,抱着麦熟拼了命的哭,哭天哭地就哭昏了天哭暗了地!    张麦熟回到家,云姐看他一脸的沮丧,阴沉的象要下雨的天,便垂手低头怔怔怵怵的不知该咋办?麦熟瞪着吓人的眼睛看她,她就更不知所措,麦熟猛不丁上前狠劲搂住了她,跟着就鬼哭狼嚎般大哭起来,哭得云姐身子颤颤发抖,忍不住壮胆轻声问道:你这是咋了?钱包被人掏了,让人欺负了?颤颤掠掠的用手扶了他的肩膀:你.....你说话呀!张麦熟猛的松开搂他的手,屈膝咕咚跪在她面前,伸出粗厚的大手左右骟自己的脸叭叭每骟一下响一下,云姐就跟着惊颤一下象连电般一样反映,云姐被麦熟莫名其妙举动惊呆了!惊傻了!麦熟跪着颤抖着手掏给云姐几张检查单,云姐一张一张的看过后手垂下去把单子垂落到地上,穿堂风把单子吹的在屋里飘舞起来,云姐泥塑木雕般凝伫在那里,麦熟跪爬过来抱住她的腿:云姐,我他妈不是人!我跟你使性子打你骂你:让你干这干那!我他妈是畜牲!我是野骡子!啊!.....云姐哭子,那声音象被打急眼的哑巴的吼叫,象山谷里饿狼的嚎叫!极惨人,听着让人起鸡皮疙瘩,云姐抓自己的脸,抓扯自己的头发,边抓边啊啊的嚎叫着疯了一般。    张麦熟起身抓住她的手:打我吧,我他妈不是人!我他妈是野骡子!你打我骂我吧!我对不起你呀!.....云姐的手被动变主动,啪啪叭叭'的猛打麦熟的脸,打得麦熟鼻子流了血,可云姐没有止手,那迁细休长的手也被注入了力气不停的抓,打!挠,把麦熟抓挠的象个血葫芦,云姐爬在麦熟的肩头狠狠咬他,他妈的,我是你祖宗!我是你亲娘啊.....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