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桂花开春琳和小花_春,那朵小花

时间:2019-12-03 10:27:28 手机站 阅读量:

  历经了冬的沉寂,走出家门的瞬间看到了那朵小花。不知它什么时候生长在那里的,也没看到绿叶繁茂,就那么开放了。开放的那么自然和洒脱,全没有惊奇,也引不来赞誉和更多的目光,对于它,好像开放只是一种再也普通不过的事情了,只是它不会想到,看到它的我却经历了一次怎样的地震,以至被长久的震撼着

  它自出生就不在任何一所屋子里,不管是温暖还是冷涩的屋子对于它都是奢望。它只是路边石阶旁的一枝不起眼的小花,没有多大的花头,也没有艳丽的花容,更没有飘香十里的芬芳,它甚至连一个最普通的花卉也该有的名字都没有。

  我使了最大的劲凝眸,也没看清它脸上的悲喜,难道它没有悲喜?或者是我的浅薄看不明白它的悲喜!有点懊恼那朵小花的沉静,就好像无欲无求的仙子那么不食人间烟火。轻若浮云般飘渺的身姿,使小花笼上了一层神秘的雾,不禁猜想小花也许是某个夜晚自天宫零落的一粒种子,神奇的它并不属于这个凡俗的世界。小花的所有在我的俗念里都变成了未知数,我也想解谜,只是,请原谅我没有任何文字可以准确的在它面前放肆!

  黄昏从外面回家,虽然感觉累,我还是再次走到了它的面前,就那么望着,就那么沉默。我也不知我看它些什么?想要从它那里获得些什么?在它面前我没了思考的能力,像是白痴;一眨眼却又好像看到了整个世界,获得了整个世界,很奇妙的感觉。想我到底懊恼小花些什么呢?与其说我懊恼的是小花,不如说是懊恼自己的浅薄无知,无法看穿猜透迷雾里的仙姿。等我回过味来,发现路人都沿着离我最远的那一边行走,一时有点迷惑,莫名的摸摸头,哦!我都忘记了我是一个男人,一个男人盯着一朵小花不眨眼的看,被路人认为是神经有问题也就很正常了。对此,我却不想解释一个字,再说我还能怎样去对所有人解释清楚,唯有自嘲的一笑而过,敞开家门,进去。

  夜里,望着窗外的夜色,那朵小花如风中的雨,滴落无人的港湾。没人看得到它的忧伤,我也只是感觉到润湿的脸颊被风撕裂。纵然从白天到夜晚时光一直在慢慢流逝,可那朵小花还是扎根样的在心中挥之不去,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本来往昔那些已经褪色的日子里只剩下了更加往昔的追忆,如今却被一朵不知名的小花泛起了不灭的涟漪。真的不想把思念书写在不经意的瞬间,那也许只是谁的漫不经心,只是,遮天羞月的雨让我无处可藏,因为那雨沁入了我的心里,望着窗外的小花,也想那雨同时也下在它的花蕊里了吧!我也冲动的想把那朵小花移到我的屋里,只是,那样它还能存活吗?

  风里,雨中谁知道云会飘去那里,滴雨又会沁土多深,或许我对小花的爱与情从来都不是被分享的,也只能自己去解读并承受。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