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乡群介绍 [老乡]

时间:2019-12-09 10:26:00 手机站 阅读量:

  在南方这座山清水秀的小城,属于我的老乡可谓凤毛麟角,这不能不令我心生遗憾和惆怅。你设身处地的想想啊,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生活在庞杂的南方语系中间,这多少有点像外星人来到地球上,那种不便、隔阂甚至孤独,是每一位异乡的游子都能体会到的。虽然不是生活在与世隔绝的沙漠上,但因为缺少地道老乡的出席,那干涸的心灵就仿佛迷失了一道甘泉般温情的浸润。这样一颗缺少乡音滋补的心,就愈发的荒芜和孤独了。

  

  如果搜肠刮肚的寻寻觅觅,我真正的东北老乡还真有那么一位。我的这位小老乡五百年前跟我是一家人,也姓张,是一位年轻曼妙的女子,甚至是一位青春靓丽的美女呢。说来能认识小张这个老乡,完全是因为她的主动和热情。五年前的夏天,小张从辽宁钢铁学院毕业来到这座城市,出来乍到的她,想方设法的寻找东北老乡。有一日小张坐黄包车的时候,车夫听她的口音是东北人,就告诉小张他认识一位东北人的朋友,小张自是喜出望外,于是小张就和老张戏剧般的见面了。那热乎乎的场面,真可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但我们并没有落泪,更没有喜极而泣,而是笑逐颜开的说着一些土掉渣的东北话,这些土话就像地下交通员的接头暗号,就像你从笑星赵本山或宋丹丹那里听到的一样,很有地方特色和乡土气息的。什么花啥呀,什么旮旯呀,什么借比子呀,什么使劲的戗啊跟小张老乡侃大山的时候,我的精神特别的饱满心情特别的愉快,就仿佛真的回到了魂牵梦萦的东北老家,那种快慰和满足,是所有的语言难以形容的。

  

  接下来小张老乡就时常光顾寒舍了,我们眉飞色舞的拉呱着熟悉的家乡话,好象总有扯不完的共同关切的话题,这让彼此的心亮堂了许多。有时到了开饭时间,我们就热情的留小张老乡吃饭。众所周知,东北的女子是以泼辣和大方闻名于世的。小张老乡就真的坐下来吃饭了,她亮开大嗓门吆喝道:有大葱吗?我一听就像遇到了知音似的,心里头那个乐呀!你可能知道,东北人是生猛海鲜型的,什么东西都喜欢生吃,特别喜欢食用辛辣的葱蒜。因为我的太太不是东北人,所以我每次生吃大葱或大蒜的时候,都会遭到她无情的抨击或嘲笑,说你们东北人怎么这么野蛮进化得这么慢呀?特别是太太跟我近距离说话的时候,闻着我满嘴洋溢的葱蒜味,就像老鼠遇见了猫,唯恐避之不及现在好了,我和小张老乡在饭桌上比赛似的吃着小葱醮酱油,吃得两个人的额头汗晶晶的,虽然辣得眼睛闪出了晶莹的泪花,但依旧快乐的巴嗒着嘴!这样生龙活虎的场面,看得饭桌边的太太目瞪口呆!她好象没有想到,原来东北的美女也生吃大葱啊!

  

  有了这么个心直口快的东北老乡,心里仿佛就踏实和慰藉了许多。不论怎么说,在这座南方的小城里,外星人不再是我一个了。后来小张就交了男朋友,后来小张就把男朋友带到我们家来了。这是一位来自闽南的小帅哥,看得出他对我的小老乡感情不错。可是留请他们吃午饭时,该是我目瞪口呆的时候了。因为饭桌上是三个人吃那绿油油的小葱。我大惑不解,就问小张老乡这是怎么回事?小张老乡宛尔一笑,说道:小样,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呗!

  

  我在新疆生活多年,新疆是我当仁不让的第二故乡,于是就巴望着结识一位新疆老乡。但这事不是说成就成的,因为我生活的江南小城,东北老乡和新疆老乡都少得可怜,我邂逅的概率或许只有万分之一。这样的机遇还真被我逮着了,是三年前我住院的日子里,不过这位小老乡家在外县。有一次我开玩笑地说:我很久没有吃到新疆那香喷喷的羊肉抓饭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结果这位新疆老乡第二天就把做好的羊肉抓饭,送到床头让我品尝了。我吃得满嘴肥香,不住的牙克西牙克西后来就跟这位新疆老乡失去的联络,不过他做的羊肉抓饭,至今追忆起来依旧回味无穷。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遭遇到老乡见老乡背后打一枪的尴尬,或许我认识的老乡廖若辰星吧。总之作为同一地域走出、恪守同一生活习性的人,我希望我结识的老乡多多益善,这样我有些孤单茫然的心灵,就有了必要的认同和归宿的曼妙体验。那种滋味和喜悦,就像鱼儿见到了水,就像花儿见到了雨露,是所有的语言都说不破的。1600字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