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黑孩子的故事] 我与黑袜壮汉的故事

时间:2019-12-15 10:19:59 手机站 阅读量:

  银杏叶淡淡地映在古朴的砖墙上,明与暗的光斑就在清晨的阳光里错落着。光与影的角逐没有终结,双方的势力此消彼长,直至整个世界迎来一幕永夜,如石子咕咚一声沉入幽暗的平湖。

  

  晨曦里我从草上走过,倒向一侧的影子铺在草叶间,一下子就黯淡了露珠的光华。它们也许正咒骂我呢,快滚开,快滚开,我们的阳光被你遮住了。我没听见,也不愠恼,回头看见那晶亮的光芒正在一点点消散。它们转瞬间就去了天国,溶进了天空纯净的蔚蓝里。

  

  影子从来都是不听话的,此时还规规矩矩地躺在地上,过一会儿就急匆匆地钻到脚下,日暮时又变得好长好长。我不明白它繁复的变化,只知道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人间的生老病死正向前演进。从呱呱坠地的婴孩到白发苍苍的老者,竟然只是影子的一场游戏?那往来无形、去留不定的黑孩子,如何改变了我们的容颜?盯着身旁默默无语的终身伙伴,我竟感到一丝恐惧。

  

  他矢志不渝地陪伴着我,任凭我如何践踏驱逐。我想要逃离他,向着远方奔跑,他却紧紧跟随着我的脚步。我跑得气喘吁吁,躲进路旁一棵茂密的大树下,使劲喘了几口粗气,正想看看他的窘态,却找不到他了,只有浓绿的树阴将我圈在红尘之外。我就这样赶走了我的影子,在这棵大树下。

  

  如同跳出六道轮回的苦难,我逃脱了影子的跟踪,从此人间的生老病死与我毫无瓜葛。我沉浸在无限的满足里,决定在这棵树下留守一生。我以为这棵树就是如来的菩提,我将在此参悟人世因果。但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啊,鸟儿依然兀自鸣叫,叶子依然随风摇摆,我依然无所事事地想着影子的游戏里变换的风物。

  

  我决定重新找回我的影子,还要去看人间千万种不同的影子。我相信芸芸众生背后,自有一种统驭天地的法则。这种法则之下,所有的影子是另一个自我,是我们最亲密的朋友,绝非时间的细作。

  

  路过一方水泽,岸边的淤泥粘上了我的脚。走向岸边的石头上洗脚,一俯身就看到平静的水面上倒映着一抹云絮和一张古怪的脸。你是谁?我问道。他的嘴角和我的一起颤动,我却没听到任何声音。原来他是那个被我赶走又找回的黑孩子,他也这样漂亮!我不再厌弃他,开始同他说话,尽管他一直不回答。

  

  平日里他就跟着我,显出黑孩子的模样;遇到水流我就坐下来和他聊聊天。那一次我吓坏了,我们来到一条小溪旁,水流哗啦作响,雪白的水花明晃晃地刺眼。我探出身子和黑孩子说话,他的脸融化了,在流动的水面时隐时现。我以为自己永远失去了他,坐在水边哭了好久,却在脚边的小水潭里发现了他,他也是满脸泪痕。黑孩子,你是为我哭泣吗?

  

  后来我得出了结论:只要我在走动或水在流动,他总会显出扭曲的面孔;只有我安静下来,他才会显出美好的模样;而我坐在树下,他就完全和我融为一体,不再显现任何形象。我们终会一起留守树下,但在此之前我们要一起走遍千山万水,追寻光与影的永恒法则。

  

  那一幕永夜还未到来,日月照常升落,光影照常变幻。那一幕永夜终会到来,人是时光的影子,影子是静休的人。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