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海边|我家在海边

时间:2019-12-05 10:31:57 手机站 阅读量:

  我的家乡在一个海边小镇,这是小说中最喜欢提到的地方,也给了活在故事里的错觉。父辈们口中常常那样描述几十年前的家乡的。

  

  渔港内,船舰星罗棋布,灯塔下,浮标若隐若现。碧波荡漾的海水洗净尘世的纷扰。渔歌唱晚,小舟桨声欸乃,雁阵惊寒,鸥鸟点缀残阳。天苍苍,海蓝蓝,雨后彩虹挂两山。远离喧嚣,日子过得恬淡而悠闲。

  

  海鲜,对于那时是最廉价的,青菜,小葱倒是奢侈品。一辆装满大黄鱼的小车悠悠驶过,便可能有一两条扑腾在辙痕上,车主也不在乎少了五六条的,便也不去管它们,穷人家的孩子见了,便把它们捡回家,然后既可以美餐一顿,又可以用它们换些肉类调剂生活。那条小车必经的石板路,常有孩子们等着路边的樟树下。

  

  日子虽清苦,但也开心,因为人们的目标并不高,饿了,有稀饭吃,冷了,有棉袄穿,就是幸福的。至于温饱以外的,无暇关心,更是很少有人看过外面的世界,唯一与外界有些牵连的,就是那两艘开往上海的轮船。

  

  每天清晨,汽笛渐渐飘远,傍晚,又回来。孩子们往往最是向往远方的,每每听到汽笛声就兴奋不已,海的对岸是不是可以见到穿着漂亮衣服的孩子们,他们舔着棒棒糖,笑的比糖还甜的。

  

  现在想想,简单也挺好的,可以知足常乐。可人的心却跟着工业化一起工业化了。田园不在了,运送大黄鱼更是不知开到哪里去了,因为大黄鱼不见了。当初捡大黄鱼的孩子们如今也已年过半百了,他们有些在所剩无几的树荫下,摇着蒲扇,回忆着儿时那些简单的快乐,有些已赴海对面的大城市,过上了忙碌的生活。

  

  每次父母回忆起大黄鱼的美味脸上的表情总是甜美的,而我,连见都没见过,更何况是尝一口了,现在,我是还没有大黄鱼值钱了。只能空想着那微黄硕大的身躯和似带了网纱面具的鱼头。

  

  镇上和父辈一起长大的人也都知天命了,爷爷那一辈的更是行将就木了。曾经那个单纯的年代在渐渐退出生活圈。如今,镇上的生活渐渐富足,规划建设也都紧紧跟着大城市的脚步。可人们却更加向往海的另一边了。

  

  这边,街灯迷离,另一边,会是怎么一番灯红酒绿的世界?这边,高楼四起,另一边,定当是楼高耸入云霄了。抵不过花花世界的诱惑,走了,年轻的一代,来了,叽里呱啦的异乡人。

  

  轮渡在增班,码头上越来越多期盼的目光,汽笛声此起彼伏,带走了一颗颗浮躁的心,留下来的,老弱,伤残,被大城市挤压下来的伤心人,一心考取功名享受幸福指数最高生活的青年人。

  

  时代的脚步,我们当追随,但不是盲目的往外头挤,简单虽好,但也不希望时光倒流。心不恬静,任世间再怎么繁华,都开不出如锦的花朵。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