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座村庄的牵挂:村庄是一个还是一座

时间:2019-12-09 10:24:58 手机站 阅读量:

  时隔这么多年,你依然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二十四岁时那青春的背影。

  

  你一步两回头的走向车站走向远方,你走得那么远那么远。在你的有生之年,你还能走回来吗?你还能回到生你养你的村庄吗?你不知道,你只觉得一场呼啸的大风穿胸而过。你看到慈祥的母亲孤单的站在村口,你看到身后的村庄是那么温暖,你看到头顶上的天空是那么蓝那么蓝。你几乎是哽咽着告别村庄和在村庄世代生息劳作的亲人们的,然后你以决绝的姿势,坐上了父亲赶往车站的马车。在马蹄的得得声中,你年轻的心在狂烈的跳动,你听到了父亲轻轻的无言的叹息。

  

  在你踏上开往远方列车的那一刻,你并不知道,这一别竟是悠悠的漫漫的数十个春秋!从今往后,那素朴的古老的村庄,只在你悠长的缠绵的梦境里闪现;那一张张熟悉而生动的亲人的脸庞,只在你悠长的缠绵的梦境里闪现;那诗歌一样绿色的田畴和镜子般宁静的池塘,只在你悠长的缠绵的梦境里闪现你永远也忘不了列车启动的那一刹那站在月台上父亲那孤单而苍凉的身影,忘不了父亲身后大片大片的田野和被田野温情簇拥的村庄,忘不了田野和村庄上空那缕升腾的如梦如幻的炊烟一切都在远去,一切都将近在咫尺。在渐行渐远的旅途上,你汹涌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你并不知道,这一别将宛若千年,这一别将永难重逢。这么多年来,在异乡的清风明月中,在漫漫的跋涉的旅程上,你不晓得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在许多孤寂的冷清的夜晚,你时常辗转反侧夜半惊梦。你总觉得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双温暖的湿润的眼睛在注视着你。是故乡的眼睛吧?是父亲的眼睛吧?是母亲的眼睛吧在这样冷清而幽深的梦境里,你一次次和村庄和田野和亲人相逢,你一次次走进那座拙朴而温暖的北方民居你并不知道,在你决定浪迹天涯的那一刻,滚滚乡愁的潮水就注定一次次将你淹没或托起。

  

  在异乡孤单的浊泪沾襟的长梦里,你还梦见了什么呢?你梦见了在摇篮里酣睡的小妹,你梦见了扎着红头绳穿着一身红衣的姐姐,你梦见了儿时的玩伴光着屁股在夏日的池塘里一块游泳,你梦见一位傻傻的少年立在春天的油菜地看蝶起蝶飞,你梦见在秋天的黄昏的朦胧中一只蜘蛛在屋檐下辛勤的织网,你梦见一大群灰麻雀落在冬日院落里那棵光秃秃的桃树上欢快的啁啾,你梦见冬日的早晨一觉醒来玻璃窗上结满了漂亮的洁白的窗花,你梦见一个小小少年背着书包撒欢的奔跑在上学的路上你的梦琐碎而温馨,你的梦总是长长短短连绵不绝。你终于知道,一个远离故乡的人,就是一架在天空中飘呀摇呀的无根的风筝。

  

  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梦境里描绘着村庄的轮廊和亲人的脸庞。那熟悉的一切,只能在你深远的梦幻里一一再现或逐渐澄澈。直到落霞满天,直到白发如雪,直到你无力的双脚再也跨不进远方的家门,直到迷离的黄昏雨把你看不见的伤口温柔的覆盖,直到无数个静谧的夜色里你失眠的睫毛被泪水打湿也只有到了这时,你才发现那座阔别已久的村庄,不但是你生命的故乡,而且还是你血乳交融的灵魂栖息之地。

  

  今夜注定无法入睡,今夜不关雪月风花,今夜只问乡关何处,今夜只想少小离家老大归,今夜只想把灼热的思念绽放成一朵最绚烂的花朵,然后一个人悄然上路。管他山重水复,管他前路迢迢,管他斗转星移,管他物是人非。我要出现在那久违的村庄面前,我要出现在那久违的田野面前,我要走在儿时留下我月牙般脚印的那条乡村土道上我要对着头顶上那轮皎洁的月亮道一声:你阔别多年的游子终于又投进了你宽广而温暖的怀抱。1400字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推荐访问: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