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妈妈|妈妈猪

时间:2019-12-13 10:33:51 手机站 阅读量:

刘老师一脸愁容地走进来,说自己的外甥,年纪轻轻就得了糖尿病。糖尿病,发病率逐渐地年轻化,不稀奇,我不禁问道,他多大呀?答:36岁。我接着问:“那他一定很胖吧,”刘老师点点头,抱怨道:“没见过他这么能吃的,太能吃了,肚子那么大!”说到胖和吃,我不禁想起了壮壮——我儿子的同学,想起壮壮,跟着也就想起了壮壮的妈妈——霞。

霞是个热心肠的女人,人缘好,嘴巴甜,能吃苦受累。我,是一个寡言的人。因为孩子的缘故,我们有了交际,并逐渐熟络起来。

从孩子上幼儿园,霞就给我灌输:孩子正在长身体,不能缺营养,耽误了长个,是一辈子的事。只要在路上遇见霞,说得最多的就是关于吃,“哪个饭店里的菜多么好吃,哪天有空去吃,”“哪个菜怎么做,多么好吃,”“奶要天天喝,一天一个鸡蛋,水果要新鲜的”……一开始,我对她的观点颇为赞同,每次听她说饭菜如何做,说得口沫乱飞,我暗暗地垂涎,回家实践,并不满意,时间一长,我也就不太放在心上了。

在我们的孩子上一年级的时候,壮壮在体重方面就表现出了超级优势,霞的脸上永远都是光辉灿烂的,对比我儿子可怜的骨架,霞有时当着我的面问,“你是后妈吗?”“看你瘦的,你妈不让你吃饱饭吗?”这时,我脸上总是讪讪的。看我儿子麻杆似的身子,再看看壮壮的肥硕,我也怀疑我是不是后妈?看我没有反应,霞就主动传授秘法,鼓动我买胎盘、乌鸡、甲龟给儿子做着吃。一想到那血淋淋的胎盘——女人身上的东西,那不是吃人肉吗?我心里就范恶心。至于乌鸡,甲鱼,我自认,我从小也没吃那些昂贵的东西,不是也长得不错嘛,所以也就不以为然。

看着壮壮一天天的长得又高又壮,我有时候会想:霞真是个称职的母亲,瞧把孩子养的多好呀,还有的时候,我也会不自觉地认为,霞是在用养猪的方法养孩子,如果让霞去养猪的话,一定很合适。

后来,有一次,霞脸上出现了忧郁的表情,她悄悄地告诉我,广场上的台子,别的小朋友都能爬上去,壮壮爬不上去,小朋友笑话壮壮。这个时候,霞意识到壮壮的胖也不是她想象的那么好,不如那身体灵活的“瘦猴子”。

接下来的几年,霞一家人都在信心满满、斗志昂扬的和肥胖做斗争,斗争的主要方式就是:早上和晚上出来散步,这成了一家人每天必备的课程。现在霞嘴上说的话全变成了如何健身、如何少吃、如何多运动。孩子上初中时,壮壮的体重突飞猛进,个子也窜出多高。霞见了我儿子把话改成“把壮壮身上的肉割下三十斤给你,两个人就正好了”。有时候,看着霞愁容满面的样子,我也替她难过,哎,我有些想不明白,以前吃的那些好东西,好不容易堆出来的肉,现在想着法的要减掉,想想都是一件亏本的事。

一天晚上,我去霞家。她又告诉我,老师说壮壮上课注意不集中,是不是多动症?建议家长戴着孩子去医院查查。霞带着壮壮到了本市最好的医院,抽血化验,也没有查出什么大问题,医生开了一些药,说着拿出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好些包装精美的药,什么蛋白质粉、维生素之类的,我委婉地劝说,壮壮吃饭这么好,不用吃这些药,营养过剩也不好。霞强调壮壮可能是多动症,医生说吃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知道自己说服不了霞,我就闭嘴了。

虽然霞和爱人积极行动,督促壮壮少吃饭、多运动,但是,壮壮的体重一直都只有上升,没有往下走的态势。到初三的时候,壮壮的身高突破了一米八,二百多斤,成了班里的之最了。

中考后,壮壮上了一家民办高中,我儿子考上了普通高中,孩子们分开了。奇怪的是,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高中分开了,现在见了面,竞无话可说,我和霞也是,交际也少了,其实,我心里清楚,我和霞不能成为知心朋友或者闺蜜,我们俩是两条道上的人,两个孩子,也是一样。

现在,刘老师为她的外甥忧心忡忡,我也不禁担心壮壮的未来而心绪不宁。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