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眼神:回避父亲的目光阅读题和答案

时间:2019-11-27 11:30:00 手机站 阅读量:

  今年是乙未羊年,沾上了大美之羊的吉祥寓意,商场、集市里有关羊的饰物、挂件、年画卖的火爆。大红的对联贴在了门上,千家万户张灯结彩。大街小巷一片中国红,到处是喜气洋洋的景象。

  

  按照中国人的传统风俗,大年初一这天一大早,我便带着家人回到老父亲身边,给父亲拜年。磕过了头,问过了安,我们与老父亲同堂而坐。已过耄耋之年的父亲精神矍铄,笑意融融。他指着墙上贴着的一幅颜体字春联让我儿子大声读下来,一家四代三十人,京沈落户有贤才。洋洋喜气阖家聚,满门幸福在老宅。这是只读过二年书的父亲自己措辞,亲笔书写的。我们理解他所书写的这幅春联的具体含义,我看到老父亲在听孙子高声诵读他所书写的春联时,先是眯缝起眼睛,脸上挂着一丝幸福与自豪。当孙子读完他的大作后,他睁开了那双微闭的眼睛,两道眉毛下那双深邃的双眸中闪着兴奋的光芒,他开心的笑了,笑的是那样的甜蜜。

  

  看着父亲的笑容,我不由自主的回想起老父亲逢年过节时不同的眼神。记得我还小的时候,大哥、二哥和姐姐他们都在外地工作,家也就都安在了外地,那时没有双休日、年假之说,仅有的周日休息都要忙些家务的,所以平时是没有时间回到父母身边的。只有到了春节假日,才可以回到家里与父母亲人团聚。

  

  每年的年三十,作为单位保管员的父亲总是下午三、四点钟处理完工作后才能回到家,进屋以后他先要两眼扫视一遍,看看家里人都有谁在,还有谁没到,然后就从箱盖上取出哥哥、姐姐们年前寄回家里、不知道他已经看过了多少遍的书信,边翻看边念叨着,按理说火车点该到了啊,人怎么都没到呢?说完就走出屋门,走到大门外。那时候,我看到父亲乌黑的双眼紧紧盯着胡同尽头,眼神里充满着渴盼。他低头看看手表,指针指向4.20分,他轻轻地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还是早了点。回到屋里坐了不到十分钟,复又来到大门外,他将右手搭在眼框上方,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的注视着胡同那头。邻居二婶问父亲在瞅啥,父亲笑了笑,在等我的大儿子和闺女两家子人呢。远处的大大小小身影出现了,父亲明亮的眼睛里闪着激动的泪花。是他们,是的,是我的一对儿女和他们的家人。他的脸上荡漾着笑容,他朝着大哥和姐姐两家人招手,大哥和姐姐两家人都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脚步,奔到父亲身边。快让爷爷抱抱,我的小孙子。快让姥爷抱抱,我的大外孙。父亲用挚爱的眼神望着儿女两家人,喜的合不拢嘴。亲过了大孙子,抱过了外孙子,问大哥火车上人多不多,问姐夫春节放了几天的假。

  

  迎来了大哥和姐姐两家人,聊了聊简单地话题。父亲心神仍未安定下来,他在房间里踱着步,不时地看看墙上挂钟,那挂钟悠闲的滴答,滴答走着,时针才迈过5点,他对大哥他们说老二他们还要等一会啊,大家先吃点零嘴,垫吧垫吧,我到外面再瞅瞅。大哥说您老就休息一会吧,到时候他们一准会来的。父亲嘿嘿一笑,来是会来的,可我还是想先出去迎迎。父亲披了件大衣,再一次来到大门口,两眼深情地向远方张望着。大哥出来劝父亲,天很冷,您老别冻着,我在这儿瞅着,您回屋吧。不,你们回屋吧,我不冷,我心里热乎着呢,我等等老二一家。二哥一家人终于走进了父亲企盼的目光中,跑到近前的二哥抱住了父亲,亲吻了父亲的脸颊。然后嗔怪的说这么冷的天,您还在这里守候,咱们快进家吧。

  

  一大家子人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滴酒不沾的父亲在我们这些儿女的鼓动下,喝下了一小口酒,顿时脸上红润起来。饭后大家畅谈各自的家庭生活,各自的工作情况,小孩子们则成群结队的跑出去放小鞭、点烟花、尽情的玩耍去了。父亲看着子孙绕膝,老少三代每个人都生活幸福美满,工作舒心顺利,不由得喜上眉梢,眼神里充满着喜悦,他按捺不住愉快的心情,老大你拉下二胡,陪父亲来二句。父亲来了一段京剧《四郎探母》我本是杨四郎把名姓改换,将杨字拆木易匹配良缘。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十五载到今日才吐真言。原来是杨家将把名姓改换,他思家乡想骨肉就不得团圆他的演唱并非专业,但我们听着却也是字正腔圆,有滋有味,大家给父亲鼓掌叫好,这时的父亲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角流出了泪,热烈喜庆的气氛在三间小屋里回荡着。

  

  短暂的假期一晃就结束了,站台上,父亲两眼含着泪花,眼神中充满着不舍与无奈,他频频的挥着手,向车箱里的大哥、姐姐和他们的家人们告别,注意身体,好好工作!他喊着。送走了大哥和姐姐两家人,夜晚他又顶着呼啸的北风,不顾二哥的阻拦,决意到车站送二哥一家,列车启动的那一刻父亲老泪纵横,泪眼模糊的挥动双手,直到轰隆隆奔驰的列车驶出站台,他的目光还停留在远去的列车上。

  

  一年又一年,父亲从青年走向了中年,鬓角上多了几丝白发,额头上多了鱼尾纹。但无论那时家境多么贫寒,总能见到父亲那乐观、坚毅、慈爱、智慧、热情、期盼的眼神,虽然他也曾有过忧伤,但在我们面前还不曾看到过父亲忧怨、哀伤的眼神。父亲从中年又走向了老年,他的手上布满了老年斑痕。头上已经是鹤发银须,那双明亮乌黑的眼睛也已变得模糊晦暗,但我从他兴奋的面庞上,从那条微小的缝隙中仍然看到了父亲的眼神依然同过去一样充满着坚定、坚毅、自信、自豪与喜悦。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