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野球王田野 田野

时间:2019-12-02 11:32:19 手机站 阅读量:

  我给初一的语文报取名为田野,有学生跑来说,老师,这个名字怎么这么俗呀?

  

  很俗吗?也许吧。

  

  毕竟,很少人深入田野,即便生活在农村也不例外,对它缺乏了解。学生整日整宿地学习,稍有空余,则不是看电视就是打游戏,哪有机会去田野呢?即便去吧,现在的孩子都是宝,读书好第一,其他莫谈,洗个碗、扫个地已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了,更别说让他们沾手农活。

  

  不过,不管你怎么看怎么对待它,作为农村中人,田野实实在在横亘在你身边,朝朝暮暮出现在你眼前。

  

  我的家后面是一大片田野。现在是秋天,金黄的稻穗,整畈都是,望去蔚为壮观。很多家庭也是这样的,有的村子甚至被田野包围着。不少农民在田塍上种着各种瓜果蔬菜,俨然一个小菜园。学校踞于山之一隅,但站在楼上,出现在眼前的就是远处一个辽阔的田野。若在春天油菜花儿开时,所望见的,犹如一个金黄的花岛,悬浮着,给人以缥缈的玄想。

  

  记得小时候,尽管身处山区,但也常常去田野劳动。锄去田塍里的杂草,到田里拔稗草,收割金黄的稻子,用瘦削的身材肩挑着以小簸箕或竹篮装着的沉甸甸的稻谷,艰难地行走在崎岖陡峻的山岭里------那些在田野里劳作的往事,组成了童年少年生活的一部分,成为苦涩但也美好的回忆,像星子一般,在记忆的夜空里熠熠生辉。

  

  而今虽身在农村,但因忙于工作,也就很少能深入田野了。

  

  只喜欢在陶渊明的诗歌里,寻找诗意的田园,微寄怀抱,聊兴感叹。晨出肆微勤,日入负耒还,希求在帝力于我何有哉的自由境地里,靠一己之劳作,过毫无愧怍、绝无约束的生活;秉耒欢时务,解颜劝农人。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在和淳朴的农人、清新的田野交往里,感受无机心、有真意的自然生活。

  

  你是谁?你的生活是什么?有时,午夜梦回,忽然想起这些问题。

  

  感觉自己像寓言里的非禽非兽的蝙蝠,游走在农村与城市之间,身在农村却与农民无关,心系农民而身份有别。

  

  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我的根在何处?我的本又在何处呢?

  

  这问题揪心般疼痛。

  

  田野,当我想给所编的班级语文报取名时,这词就冒了出来,不请自来,仿佛冥冥之中,就在那里等待似的,它就是我想要的答案。

  

  田野,尽管听起来有些俗气,但它毕竟是我生命的原点,是生活的起点,是身体的落脚点,是家园的归属所,无论承认与否,生命、生活与人生,均离不开它的恩赐。或许我的工作方式和农民有些差别,但究其本质而言,并无本质的区别:将希望播种,用勤劳耕耘,希冀收获汗水的付出,可无力把握命运的播弄,而最终的一切,必将复归于自然,和田野一起,永远守望家园,守望未来。

  

  田野俗吗?其实一点不俗,只要你还是一个农民,或还身处在农村,它就是你的一切。做人如此,作文也如此。

  

  作为农民的子弟,我希望自己,也希望我的学生们能坚守农人的本色,能够深入田野和农村,找到作文的根,在田野和农村里找到写作的原料,挖掘作文的情思,书写田野和农民的丰富与独特,展现其敦厚的韵味和质朴的光彩。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