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夏七年原名叫什么 [文字是作家永恒的遗产(夏凉文学杯)非首发]

时间:2019-12-18 10:38:21 手机站 阅读量:

  【导读】:文学是用来品味的,粗略的为了感官和愉悦而去阅读小说,还不如细细的品读一句诗。文字,即是话语,相信最美的话语,总是简洁的。故事再长,总会被人压缩到心里,成为一种难忘的感觉。

  

  时间,随风远逝,只剩记忆不灭。生命很快会远去,抓紧留下你想留下的东西,包括你的精神,你的灵魂,是论重量的。

  

  没有人知道,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可以肯定的是,伟大的人终生在马不停蹄的忙碌,在为事业奋斗。事业,也就是一件事儿,你时常去做它,这个概念,说复杂它就复杂,说简单也简单。人世间最难得的是你的思想与你的行动的结合,从而去完成某件事情,让你有了成就感。

  

  写文章是可以活跃脑力的。不至于让头脑过于僵化,要思考,不一定每句话都那么完美,但只要有一两句触动心灵的,就足够了。平凡的坚持会带来不平凡的人生。哈利爱默生佛斯迪克的一句在你心灵的眼睛前面长期而稳定的位置放一副自我肖像,你就会越来越与它相近教会了我们自信力的重要性。

  

  徐志摩似乎自出生就含着金汤勺,但天妒英才。老天似乎总是和他过意不去。他自小很聪明,过着快乐的童年,但他非常厌恶父母为他安排的婚姻,在新思想的浪潮下,他想自由恋爱,在英国留学期间爱上了林徽因。但林徽因没有选择离过婚的徐志摩。他的感情道路那么曲折。他不理解郭沫若为了交房租而写出泪浪滔滔的字句,写出文章,刊登在报刊上指责他。他和鲁迅吵架,只因他重待印度作家泰戈尔来华一事。像个不懂事的孩子,有什么就说什么。他所拥有的富足的家境,令他难以理解像郭沫若那样出身为普通平民,凭借自己双手赚钱、养家的艰辛。他只是喜欢泰戈尔,有着崇敬之情,没有鲁迅先生想得那么复杂,自己不是盲目的崇拜外国文学。他轻轻的走了,脑里存留的未竟稿,尾随航班飞往了天国。短暂的生命却留予世人长足的浪漫幻想。

  

  有人指出张爱玲的文章小说有着很大的局限性,说这与她身处的狭隘环境有关。但真是这样的囿于一隅,让我看到了为之惊佩的绝美。即便是生活中微尘般的细节,她能运用得恰到好处,语感和词汇写作功力石破天惊,那是从黯黑渺茫中燃烧起来的希望之火。她或者是孤独的,孤独到,能够有足够时间去观察身边默默进行着的一切。写作的人创作时需要静。而她的内心深处究竟藏着怎样的奥秘,笔下生出源远流长的不死的文字图景?

  

  文学是用来品味的,粗略的为了感官和愉悦而去阅读小说,还不如细细的品读一句诗。文字,即是话语,相信最美的话语,总是简洁的。故事再长,总会被人压缩到心里,成为一种难忘的感觉。读书,是一种奇特的感觉,那是平常的感官所体验不到的,是心的感官在运作,是高级的人类心理。

  

  我认为文学创作者在文学功底成熟以后,可适量减少阅读文学类别的书,而去读读其他类别的书籍。文学创作的一个最大弊病是,题材、内容千篇一律,写着朴素的风景、琐事,罕见对生命、生活、生存的深层思考。缺乏科学的钻研精神。2010年,湖南卫视的《快乐男声》节目别出心裁的请来了著名作家郑渊洁、蒋方舟担任评委。郑渊洁在节目里说了一段让人至今难忘的话:写文章应有三个阶段,一、过眼;二、过脑;三、过心。写作的最高境界是简单。人拼搏,一开始可能拼地位、家庭、实力。但是拼搏到最后拼的是道德品行。好的品质会使这个人站在人生的最顶峰。过心的文章,是难得一见的,嫁接着昙花的美,和音乐的永恒。

  

  何其芳的散文《独语》是悲伤到我已不忍卒读,只一句幔子半掩,地板已扫,死者的床榻上长春藤影再爬,就令我害怕被消极的美到哀凉的文字传染,就好像我不敢触碰那绝版的光明女神蝶,怕它身上浮光闪烁的蓝莹莹的毒粉。他的文字传达着强烈的情绪,似乎可以听闻他沉重的呼吸,他想说话写作的理由,所以我便放下他的文学,去翻开不含有他存在的页面的其他文学家的作品。我却由衷的钦佩他,有种想见他的感想,但我明知,他,他们,已不在。只有用目光触着的文字去揣测他们这一生所历经的分分秒秒。他存在,因为他的文字保留了下来,活在人们的代代留念中。文字,是作家留给世人的永恒的遗产,没有授予任何个人,因为每个人只要愿意,都可以拥有这份宝贵。

  赞                          (散文编辑:可儿)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