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柳树》] 柳树像什么

时间:2020-03-19 10:26:39 手机站 阅读量:

  初春三月,仍显寒冷的东北风,顺着宽阔的河道,猛烈地向西南方向吹去,镜子一般的河水便躁动起来。

  

  河水一浪接着一浪,一波接着一波,狂躁不安地向上游奔去。浪花与泡沫混合成白色的水雾,然后跌落下来,如此不断地反复。两岸拥挤前行的浪涌,钱塘江潮一般,裹挟着冬天积存在河道中的残枝败叶,还有从支流里飘来的绿色浮萍,浩浩荡荡地、义无返顾地向前冲去,击荡着岸边青石垒就的堤坝,不远处钢筋混凝土铸成的桥墩,同时伴随着风的呼哨,还有沸腾河水发出的阵阵欢快地涛声。

  

  济南的黄台码头桥,是小清河拓宽以后新建的桥,静静地横跨在河上。斜拉桥的设计,两只南北倾斜的索塔,造型特别,就像是两只昂首向天的巨鹅,高大而伟岸。稍有弧形的桥面,被十根粗粗的拉索牢牢地把握着。曾经存在了近千年的黄台码头,现在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没有了任何痕迹,取而代之的是平整的河堤,高挑的河灯,葱郁的岸树,绿色的草坪,还有雅静的石桌、石凳。

  

  春寒料峭的傍晚,散步的游人稀疏。河灯还没有亮起来,微微的雾霭中,倒影着高楼散碎不安的影子,一切显得很是萧瑟。

  

  溯风的吹拂下,两岸一棵棵、一排排娴静的柳树,没有了往日的矜持,情不自禁地舞动起来。长长的、翠绿的枝条,足有两、三米,随着风,就像是大雁上下煽动的翅膀,又像是摇曳多姿、漫卷飞舞的绿色的飘带。

  

  柳树开始飞翔了。

  

  柳树,是济南的市树,自古被人们喜爱。在万顷碧波、波光粼粼的大明湖畔,在小桥流水泉水汇集的曲水亭边,在游船徐徐划过的黑虎泉的游廊,在民居青砖红瓦的四合院,在现代小区赏心悦目的亭台楼阁旁,到处都有柳树的倩影。它们或有着纤细的腰肢,或有着粗壮的枝干,或有着蓬松高大的树冠,有的高度足有二十米,就像是一位巨人。

  

  它们自然地矗立在房前屋后,闲散地站立在岸边、湖边和道路两旁,俯视着清澈、荡漾的水面,蔽阴着宽阔的大道和曲折的小径,围拢簇拥着人们的房屋和庭院。它们不显眼地占据了很小的地面,有的三三两两,有的簇簇拥拥,有的一排一排,绵绵延延地伸向远方。从树的枝干、枝头上垂下的细长枝条,就像是柔软纤细的发辫,又像是一串串没有经过修饰的璎珞,有的几十厘米,有的两、三米。它们就那样静静地下垂着,互相缠绕着,几乎已经触碰到行人的发际。

  

  忽然,一阵风儿吹过,柳树长长的枝条就会摇动起来,仿佛在向过往的旅人微微地点头,示意问好。如果春风大作,柳枝就会飞动起来,潇洒地凌空起舞,就像是飘动的绿色长裙,又像是鸟儿展翅飞翔的翅膀。

  

  水波荡漾的小清河边,柳树就像是一排排雄浑高大的警卫,日夜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无怨无悔。从小清河的源头睦里庄,顺着曲折的河道,一字地向东排列开去,绵延十多公里,直至济南东郊的高速公路桥附近。小清河拓宽改造以后,原先两岸自然生长的稀落的柳树,被代之以几乎没有隔断的柳树的大军,一棵连着一棵。它们是绿化树,也是美人树,就长在游廊边,紧挨着白色的大理石护栏。它们不自觉地向河中倾斜着,长长的枝条,耐不住河水的诱惑,自然地垂向水面,在风儿的吹拂下,轻轻地在点出一个个温柔的涟漪。

  

  飞翔的柳树,不在庭院,不在拥挤的街巷,不在人涌如潮的亭台楼榭,不在曲径通幽的小径。它们必须生长在可以刮起疾风的湖边与河边,或者是宽阔的道路两旁。只有在这儿,在风的配合下,长长的枝条,才会真正的飞翔。

  

  河风强劲,曾经柔软的柳树,开始遒劲地挥洒。灰褐色的枝干,倔强地刺向天空,也开始飞动起来,就像是大海的波涛,千丝万缕、浩浩荡荡。一棵挨着一棵的柳树,互相抚摸着,手拉着手,形成了柳树的幕墙,一眼望不到边。

  

  柳树,是非常普通的树,在中国的北方到处都是,甚至没有人注意它们的身影。但是,它们却是一种会飞翔的树,只要有风,有猛烈的风,它们就会飞翔起来,尽情地表现自己。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