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什么隔世【江南,隔世的情人】

时间:2020-01-14 10:39:59 手机站 阅读量:

 

常年住在北方,总觉得江南就在城外某处,心中想着念着牵挂着,整个人却像古时候久居深宅的女子一样因为幽闭得久了,便习惯性地难以迈出那个四四方方的大门。所以,当筹划已久的江南之旅终于成行,下了飞机,双脚结结实实地踏上那片土地,嗅着湿润的空气,听着街头巷尾四面八方传来一声声清脆的吴侬软语,一股陌生和兴奋感顿时齐汇心头,化为一份既亲切又忐忑的心绪,在白墙乌瓦装点下的古镇街头四处游离着。      

苏州古运河是向往已久的。坐在雕龙画栋古色古香的游船里,听着头发花白的老船长用正宗的苏州方言介绍沿途经过的每座桥梁的历史,望着雾气氤氲的河面,任思绪随着波纹粼粼的河水肆意闪烁。不时有一只白鹭振翅掠过清濛的河面上空,雪白的身姿凌空一展,仿佛一只载着爱情宣言的千纸鹤。      

老船长面色红润,笑声朗朗,讲话的声音和北方老人完全不同,从容的语调,逗趣时的口吻幽默中略带戏谑,尾音融着江南特有的温柔,那种慈祥感奇妙地融入了某种撩动情思的动人心绪,我这才知道,原来江南的温柔不独属于江南女子。      

已是中秋。河水泛着清冷的浪花载着一艘艘游船在河面缓缓前行。身材瘦削,浅色棉布旗袍下露出一截柔润的小腿,肩上背着琵琶的年轻女子微微低着头从码头上匆匆走过,那安静轻盈的身姿正是心中早已勾画好的江南女子特有的温婉形象。      

游船靠岸,天空忽然飘起细雨。同行的旅客中有人开心地说老天真给面子,若没有与江南的雨来一次不经意的邂逅,所谓的江南之行岂不遗憾?大家都笑了。      

没有人打伞。几乎看不清雨丝,水泥石板铺就的地面却已渐渐湿透,颜色泛黑,遍布缝隙间的青苔却越发绿得油亮。也不觉得凉,只觉毛孔湿融融的,透进皮肤一股暖意。这也是想象中江南的雨,绵柔,静谧,无声地滋润着万物。      

站在岸边眺望远处,目光忽然被右前方的一个黑皮肤的女子吸引住了。她独自站在一棵枝叶繁茂的梧桐树下,双手抱肩,默默地望着远处的河面。那是怎样一张娟秀的面孔和动人的眼睛啊,目光安静敏感,透着深深的忧郁,漆黑浓密的眼睑仿佛吴冠中江南水墨画中的一笔勾点,浓得化不开的焦墨直落入人的心底。      

南京夫子庙前,熙攘的人流中,我徜徉了许久。      

烟笼寒水月笼沙。乌衣巷口夕阳斜。历代文人骚客学子们留下的墨香犹在空气中弥漫。朱雀桥下,自古以来不知滴落多少多情女子眼泪的秦淮河水,泛着青绿色的波纹,静静地流淌。这里的每一块古老得泛了黄的青石都镌刻着经年往事。每一段曲调缠绵的歌谣都诉说着一段令人心碎的爱情故事。      

宋代李之仪的《卜算子》这样写道: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江南是隔世的情人,是历经多少次轮回依旧斩不断的一缕情思。见与不见,她都在那里静静地等。等着千年的一次回眸。每一次回眸,都化为秦淮河上荡漾的一道碧波,石板缝间钻出的一叶青苔,迷蒙烟雨中飘飞的一滴墨色,深深地镌刻入心。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