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桃花灼灼其华_世有桃花,灼灼其华

时间:2020-03-19 10:27:46 手机站 阅读量:

  南方,三月是最艳的时节,因为,桃花灼灼。

  

  前两日,桃花正开得热烈,邀得三五友人,一起去湖中小岛赏花观景,实是平生乐事。

  

  小岛上桃树不少,在翠竹老松的掩映中,这儿开一树,好似彩云出岫,那儿开一片,犹如云蒸霞蔚。桃花在绿叶苍枝间开放着,大片大片的粉色,艳得惊心动魄,艳得温暖人心。

  

  信步桃花下,花香丝溜溜地钻进心胸,沉淀在灵魂深处。清风忽起,桃花悠悠飘落,心中顿时生起各种诗意况味,好似这一树桃花也曾开在我的前世。有的桃花甚至飘落进湖水中,随波而荡,沉沉浮浮。粉色的桃花,青碧的湖水,从流飘荡,任意东西,真是绝妙的搭配。

  

  世有桃花。或许,这个世间也正是有了桃花,才多了那么多灼灼的风华。

  

  胡兰成爱桃花,更喜欢画桃花。他说,禅是一枝花。我相信,他所指的那枝花,是桃花,而不是莲花。禅,是生活禅,是光阴禅,有着尘世的远意和气象。莲,太素了,世人远观着它,它也远观着世人,隔着云端在看世界。莲,是超脱,是不落于俗,已然失去了禅的生活意象、光阴韵味。桃花不同,桃花有着尘世的艳,如滚滚红尘,又有着自然原始的清与纯,像是透过人间在参悟人生。

  

  桃花一样的禅,才是贴近生活的禅。

  

  唐末五代僧人灵云志勤禅师参禅入困境,再见到一树灼灼桃花后,顿悟人生。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禅师多年来寻求智慧之剑,希望来斩断烦恼,自己看惯了草木枯荣、沧桑变化,百般求索无所得,可自己在见到一树桃花后,更是顿悟。

  

  参禅悟道,是生命的进化,但绝不会是超越生活尘世的。桃花,不形而上,不超脱世俗,艳艳地生活在这个世间。

  

  甚是喜欢沈从文笔下的《边城》,人人恭谦仁义,事事安详静谧。犹是记得沈从文写白河两岸风光时,那一句凡有桃花的地方必有人家,有人家的地方必可沽酒。桃花落处,即是人家。想来也真是美好极了。家家户户,各自的小庭院里都种了桃树,三月春来,桃花悠悠开放,整个家户庭院都沉浸在浓浓的花香之中,好似有着前世的味道,又似有着来生的芳香。怎不使人心动,怎不使人流连?

  

  更何况,还有酒呢。桃花开得累了,落下来,落入主人家的酒坛里。浓烈的酒精,醇厚的花香,在沉闷黑暗的酒坛里,纠结着、缠绕着,互诉着前世,互相陪伴着未来的寂寂时光。这般的桃花酒,最是醉人,哪怕是漫漫光阴,在桃花酒面前也是沉醉的、也是绵软的。遑论那些等着这一坛桃花酒的人儿,一勺酒,要细尝慢饮半日光阴,眯着眼、哼着曲儿,不像是在饮酒作品,倒像是在品味另一番故事人生。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古时,吴越王钱缪寄信给回娘家探亲的妻子,这般一句已而是惊艳平生。陌上花开蝴蝶飞,一定要缓缓走、慢慢踱,不要惊醒了陌上花开着的梦,而且,这一路上更是有着一生都不可错过的风景,一生都不可擦肩而过的光阴。

  

  陌上花开,缓缓归。那如果是山林桃花开,可缓缓归否?不,不能归,不需归。邂逅一树桃花,桃花落处是人家,家有陈酿花酒,花酒年华与君渡,此生何忧?游人也只和此地老啊,看一树桃花繁荣,饮一盏花酒入梦,岂不快哉、美哉?桃花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啊。

  

  唐寅晚年落魄归乡,却偏执地选择桃花坞隐居生活。这也真是美好,每天醒来,推开窗,就能看到一片粉艳艳的花海,顿时逸兴遄飞,诗兴浓发。酒醒的时候,独坐桃花树下,或泼毫作画,或提笔成诗,亦或是看着桃花,静静发呆。酒醉的时候,直接在桃花树下,亦可枕花而眠。

  

  花酒年华与君渡,此生何忧?有桃花与酒,对唐寅而言,这就是生活,这就是自己的晚年三。桃花落处是故乡。他落魄而还,隐居桃花树下,千烦万愁如水流,不问不论。

  

  世有桃花,灼灼其华,在这红艳艳的光阴里,我愿安栖在这一树桃花之下。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