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怎么 [难以忘槐]

时间:2020-01-14 10:40:44 手机站 阅读量:

大概已没有多少人会时常想起,斜伫在篮球场边那几株老槐树了。

微风轻抚,佝偻一冬的老槐树抖落枝头零星的败叶,慢慢地冒出一星星细嫩的绿芽。几天过去,翠绿的叶子就缀满枝头。层层叠叠的叶子把老槐树苍灰的虬枝盖得严严实实,簇成碧绿的一团。树冠映着阳光,漾起幽幽的绿意。再也不见盘桓的秃枝,只见流利的碧绿了。此时,几株老槐树一扫老态,俨然一群身着绿裳、披散秀发的靓女,应声而舞,偃仰有致,神韵奕然。

直到老槐的绿冠间挂上一串串鼓鼓的细铃,我知道,一年中最惬意的日子就要来临了。碧绿的细铃迎风含笑,先是浓绿淡褪,既而绿中透白,笑靥渐开。无数串细铃绽放笑靥,碧绿的的树冠上魔幻般地缀上一簇簇圣洁的丝绢。微风轻拂,阵阵幽幽香随风涤荡,直入心扉。

应该没有别的人留意过,教学楼和围墙间那棵小槐树,尽管春去秋来,一拨又一拨孩子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那是一个深秋的清晨,我在四楼的一个班上上课。孩子们正在写作,我无所事事,靠着窗台张望。窗外薄雾缕缕,模糊了视线。略感分明的,是窗前那一枝在清冷的薄雾中晃动的细叶。微黄的叶子稀疏斑驳,纤细的枝条随风轻扬,摇晃得难免让人有些心生惆怅。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一撮细叶,蓦然发现——那是一杈槐树枝。

实在是有些诧异:四楼离地十多米,窗前招展的,竟然是一杈槐树枝!

指头般粗细的嫩枝迎风独立。枝头上只伸展着几支叶柄,叶柄上只挂着几片细叶,就像一束秋风残卷过的狗尾草,形销骨立。顺着枝干望下去, 纤细的树干在教学楼墙脚一小块潮湿的空地上扎根,笔直的树干顺着围墙内逼仄的狭缝伸展出来,像一个绷直脚尖的芭蕾舞演员引颈而立,硬生生地和背后一排粗壮高大的白杨树站在了一起。

不久, 篮球场改建成了一幢高大的住宅楼。老槐树早就不在了,那葱茏的树冠、洁白的繁花、扑鼻的幽香,早已和春天一起嵌入记忆,在四季轮回中随春绽放,迎风吐芳,无法淡忘。

听说, 教学楼和围墙还在。那,小槐树应该也还在。还好,我不用怅然若失地去怀想。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