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炊烟 邓丽君全部歌曲播放

时间:2019-12-29 10:20:57 手机站 阅读量:

  金秋十月,秋高气爽,蓝蓝的天空中飘着淡淡的白云。伫立在阳台上的我不由得追随那一片片变幻莫测的白云,莫名想起儿时乡下那一缕缕升起的炊烟。从我记事起,乡下的烟囱不论是清晨还是中午,抑或是傍晚时分,都是袅袅炊烟飘四方。充满好奇的我望着从烟囱中徐徐飘出拖着长长尾巴的炊烟,想象着自己就像那缕缕炊烟,飘向母亲时时挂念的父亲辛苦工作的地方——煤炭坝。

  

  煤炭坝,顾名思义就是生产煤炭的地方。十岁以前的我从没去过煤炭坝,母亲也没有去过。我们只能从父亲描述的话语中得知那里的天空一年四季都是灰色的,树上、房顶上、马路上到处弥漫着煤灰的味道。

  

  既然那里有那么丰富的煤矿资源,我们家为什么一年到头还是烧柴火呢?我总是这样固执地质疑母亲。母亲灰色的脸上似乎有些许无奈,默默地在灶房里生火,点点泪花闪烁:唉,你爹爹下井也不容易啊,这一段时间总是看到别人家的炊烟往我们家里钻,怕你爹爹在那里出事呢。满屋的烟雾缭绕,我们母女俩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的眼泪感觉是那种熏腊肉似的,咸咸的。而母亲的眼泪应该是那种黄连似的,苦苦的,涩涩的。我受不了这种熏烤,悻悻地逃出灶房。

  

  我静静地站在门庭外,注视着滚滚浓烟如一条黑灰色的巨蟒,从高高耸立的烟囱中爬出,往东南方向狂奔而去。妈妈,炊烟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了,爹爹不会出事了。由于母亲灌输别人家的炊烟往我们家钻是不吉利的象征,我忍不住高呼母亲。母亲来不及抚弄杂乱的头发,连忙跑出来,浑浊的眼神里透出几分欣喜:好,好,跑了就好,烟消云散了,这下安心了。

  

  十岁那年暑假,由于我没有学费,家里没有油盐钱,再加上母亲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哭泣,诉说邻居告诉她炊烟又钻进我们家的窗口,梦见父亲所在的矿井出事。于是,我和母亲平生第一次不得不坐长途汽车来到父亲的根据地——煤炭坝。

  

  长途汽车如脱了缰绳的野马,在狭窄的马路上奔驰,呼啸。我偎依在母亲身旁,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树木,想象父亲迎接我们的场景,不禁泪眼婆娑。我太想父亲了!总是担心很少回家的他是否如袅袅炊烟,一去不复返了。

  

  呜呜运煤火车的喘息声不绝入耳,我们终于到了。想着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父亲,心中不免七上八下:他会和我们一样想我们吗?他会高兴还是不高兴?会,不会失望与希望并存。天空果然如父亲描述的那样灰蒙蒙一片,火车头上滚滚浓烟直插云霄,一阵风儿吹来,如惊弓之鸟四处逃窜。

  

  父亲似乎有心灵感应,在进宿舍门口的地方迎接我们的到来。我眼睛直直地望着他,出于本能地叫了他一声爹爹,然后不再言语。其实我是多么想扑进父亲的怀里撒娇,告诉他我们多么想他,尤其是母亲。父亲在上衣口袋里搜索,拿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娴熟的点上火。只见一缕青烟从父亲鼻孔里冒出来,如窈窕的淑女舞动妩媚的腰肢,几秒钟的功夫就消逝在灰暗的天空中。我无法从父亲的表情里看出他的心情有多么激动,他看上去非常平静,绝对不像这袅袅炊烟,变幻莫测。

  

  走,坐车累了,进去吧!父亲还是我的父亲,他未曾改变过,只是由于他工作的繁忙,我们之间交流太少了,以至于显得生疏。我和母亲都笑了。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只有你。每每又见炊烟如青丝薄缕在耳边盈盈袅袅,我都会忆起在我和母亲心中那一缕炊烟。

  赞                          (散文编辑:可儿)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