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白日何短短百年苦已满

时间:2020-01-14 10:40:16 手机站 阅读量:

《短歌行》

陈友

十多年前,在凉山水库的建设工地。年轻的我喜欢披一件雨具,或只身顶着小雨从驻地出发,去赶场或是去邮局。一路上,雨水亲吻着地面,抚去天地间的浮躁,之前的景观会被密如蛛网的雨线切割、延伸、重塑;蒙蒙烟雨中孕育、昂扬着勃勃生机。

这是一个草木茂盛的季节。眼前的凉山有"连山如波涛"的意境,高耸、重叠、连绵的波涛在雨线里若隐若现,梦幻般的起伏、涌动。风时而悠闲时而激烈地在山谷里冲来荡去,仿佛那就是凉山澎湃的脉搏 。

再看漫山遍野的 植物、树林,它们荡漾在群山的臂弯,跟雨、跟风拥抱、摩擦、翻卷,那么默契、那么从容,正忙着中转有害物质,形成气流、清新空气——酿造着这天地间甘醇的美酒。

我倾情、贪婪地嗅闻着吸吮着这弥漫在身边的玉液琼浆、享受着这大自然无私的馈赠。

小雨淅沥、缠绵地下着。

雾的脚步轻盈,忽儿缠绕着树丛,忽儿又在山巅或者山腰闲庭漫步。它们恣意挥洒着灵气才情,或远或近、或浓或淡、或薄或厚为眼前的画面不断地涂抹、变幻着瑰丽妖娆的色彩,它们是大山里的舞蹈家,是隐身在峡谷中的魔法师。

彝家堡子上空的炊烟飘扬起来,它们慢慢汇聚、搭讪,享受着沐浴带给的快乐;时而又游憩在烟雨中,跟山峦、跟丛林、跟雾们交头接耳。想来,它们聊的肯定都是些原住居民们的家长里短。

顶着小雨,也许我只是要到山弯里的邮局去交寄一封信,告诉千里之外的家人们我还安康。

正好一辆拖拉机从山弯驶出,"突突突,突突突"活蹦乱跳地沐浴着小雨,象是在开怀畅笑。它的笑声在山谷飘扬,象是在与蒙蒙烟雨追逐游戏。

原来那是拖拉机在载接放学回家的孩子们。(那时的凉山,这样的画面是极为寻常的。)

孩子们以超强音符的形式在拖拉机的琴键上蓬勃着,分别把脸盆等用具举在身上头顶上,象是在随性戏雨。透过薄薄的雨雾看过去,孩子们时而载歌载舞,时而又相互呼叫、比划;或蹲或立,宛如是一群颉颃在烟雨中的小精灵。

拖拉机昂首向前,"突突突"如管乐吹奏的旋律在山谷纵横。上坡、下坡;左转、右转;清风、小雨;丛林、薄雾;这些速度、声音、色彩交相辉映,组成了嘹亮、明快的彝乡烟雨浪漫曲。

烟雨中倾听, 那张扬的童声宛如激越的长笛, 穿透山谷,形成抒情的主旋律。拖拉机"突突突、突突突"地,给曲子展开了翅膀。于是,这支浪漫的曲子就在山谷盘旋着、缭绕着,穿越雨雾、穿越朦胧,朝着炊烟隐隐的家园飞翔。

乐曲渐远,童音还在耳际回绕,如线,串起蒙蒙烟雨,烟雨中有青春的凉山在延展、在拙壮、在成长。 仰望苍穹,雨帘抚面,是那么清凉,又是那么甘甜。

凉山啊!你澎湃着我们曾经青春的梦想,至今,令我魂牵梦萦。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