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沉欢的小说 欢(作家选刊十一期)

时间:2020-03-19 10:26:05 手机站 阅读量:

  欢,是把尘世的烟火藏于心底,慢慢衍生出万千春花,。

  

  冬日傍晚,寒意渐浓,一个朋友给我说:红泥小炉温老酒,雪前寒枝煮新茶。

  

  红泥小炉温老酒,雪前寒枝煮新茶。雪前时分,寒意浓浓,温一小壶老酒,捡几段寒枝煮新茶,邀来三两好友,一起对饮抒怀,快哉悠哉。冬日,如斯生活,况味十足,想来也是心生欢意。什么世事云云,什么尘俗关心,都抛之脑后,此时此刻,天地茫茫,唯有你,唯有我,唯有诗茶剑酒。

  

  白居易说:晚来天欲雪,可饮一杯无?饮,当然要饮。光阴染雪,岁月安然,这么一个河山大好的时分,怎能不陪你共饮呢?杯酒寄尽平生事,一酒就是一平生,雪前饮酒,共畅平生,也是莫大的欢喜。

  

  这样的过日子,是把一丝一缕的光阴,一针一线串起来,过得又精致又欢喜。这样的欢,是人生快意,是浮世诗韵,入了心中,渗进魂里。

  

  平生唯是逍遥客,欢然如斯,清丽透心。

  

  人间有味是清欢。苏轼的欢,是清欢,是新春嫩笋,是初生雪柳,清而欢,淡而喜。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苏轼的这首《浣溪沙》,意味清远,有着浓浓的生活况味。读完,才感叹道,原来,平常的生活,亦可以如此清欢动人,诗意盎然。

  

  浮世喧喧,难得清欢。苏轼的欢,是清浅的,好若清泉煮茶,不温不火,却已在默默然间透出了香,感染了人心。

  

  清欢,想想就挺美妙。看沈梅逸的《浮生六记》,沈梅逸与妻子花下饮酒共醉,竹影风中吟诗作对,把世俗生活过得又清闲又欢娱。

  

  《浮生六记》中,《闲情记趣》最是清欢。月色颇佳,兰影上粉墙,沈梅逸与杨星澜举杯共醉。星澜醉而逸兴遄飞,铺纸于墙,即就兰影,又以浓墨淡墨着之,画出了一幅花叶萧疏的兰影之图。

  

  欢意如斯,怎能不使人心生艳羡?

  

  近来,甚是喜欢弘一法师晚年所写的书法,那一字一词,烟火气息很薄,有的,满是禅意和欢意。如梦不真实,舍我而修行,字字舒朗圆润,平淡中透露着空灵气息;以无碍眼等视众生,一笔一画,净是悲悯博爱。弘一法师以书法伴余生,这些笔墨都包含了他生活的中禅和欢。

  

  弘一法师出家之后,鲜作诗词,每日皆是参禅写字。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有着禅意。时常挥毫写字,写出来的字都已磨去了年轻时的棱角锋芒,而今皆是字字珠玑,禅意深远。

  

  弘一法师的欢,饱蘸了浓墨,染透了禅意,好似春风吹起一池波,淡淡静静地欢着。

  

  又看张旭的书法,书法中的欢意如波涛骇浪般涌来,绝不似弘一法师那般淡静如水。

  

  张旭醉酒狂欢,一手挈榼提壶,一手挥毫狂书,把自己的欢淋漓尽致地表现在宣纸之上。他的狂草,笔势纵横无方,似欲破纸而去,每一笔每一画,变化无极,恍若霄中惊鸿,行迹难辨,意韵却已在行迹之外。看张旭的狂草,那狂莽之意如山崩柱倒,大喇喇涌进你的眼睛,呼啸着冲进你的心脏,铺天盖地!

  

  欢极,狂也。

  

  张旭的欢,狂气十足,纵横之间观尽乾坤,捭阖之际俯仰宇宙。但,张旭的狂欢却不是世俗的狂欢。世俗的狂欢,是放纵自己的肉体,得以生出麻木的快感。张旭不同。他是遗世独立的狂欢,不苟于俗,把自己的内心,大胆面向天地世俗,以本心对天地自然,达到最真实的欢。

  

  放浪形骸真狂人,放浪心灵真狂欢。

  

  看看自己的生活,每次院里开派对聚会,我都会远远离开。台上台下,那些人儿,忘乎所以的舞动着,夸张的动作,狂放的表情,高声的叫嚣,好似要压榨尽自己一点一滴的活力来欢。不,不,这不是欢,这怎么会是欢?把自己身体折磨得疲惫至极,所得到的那一点点快感仅仅是肉体上的,无关内心,无关灵魂。

  

  欢,是形而上的,是发自内心灵魂深处的。张旭的狂欢,是把内心的本真释放出来,世人的狂欢,则是把内心的欲望一丝一丝放出来。

  

  欢,是关乎于内心的,欲望占满了内心,欢又有何处可居呢?

  

  世俗烟云,尽入我心。可是,我不愿把内心埋藏在世俗风华之中慢慢腐朽,要把内心袒露于天地自然,找到最本心的欢,清亦可,狂亦可,做本质的人与本心的欢。

  

  墨颜公子(qq215638981),平生疏狂洒然,以狂生接舆为志,奈何难脱于俗。爱好诗词文学历史,可惜唯有墨斗半升。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