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人不老》】多情人不老

时间:2020-01-14 10:39:35 手机站 阅读量:

好友相邀,参加了一个家庭式的聚会。当代人习惯了洒楼饭馆的穿棱,在家里设下盛宴,几乎成了当下珍稀的佳肴。人与人情感的弱化,不知从哪天起,成了一道渐行渐远的菜。我期盼着一种情有可源的回归!

酒过三巡,满座说笑间的话语,如初开的蔷薇,瞬间盛放了起来。宛如,一道道丰盛的菜品中,浸了一份情愫;一份浪漫。有温馨的回忆;有年份的疤痕;有春花,也有秋月,说着往事知多少的缠绵又缠绵

在这柔肠宛转中,我轻轻地说了一句;多情人不老。一语既出,满座炸席,仿佛唱响的一首歌,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也许,这首歌带着一丝忧伤,落着一段好奇,飘着一点说不清楚的情怀,但有软,有真,有热烈,有芳香,有时光不老,我们没有理由老的水墨的一样写意!

多情人不老。仿佛写着红叶黄花的秋意;千里留情的行客,渐写到别来,写到情深处,写到红笺为无色。寄一行给山,说一行给水,没有章法,只是一心一意跌进去,仿佛旅途一般,一个人背着行囊,抛开周身的繁乱嘈杂,还有烟火灯影的琐碎,跋涉进去,循着那溪声云影,恍然转进另一个风日,那怕只是一首老情歌,也见春风得意。

读过沈从文的一段文字,感触颇深。一天,他从一架篱笆前经过时,看见那些嫩紫色牵牛花上的露珠;他把露珠想成张兆和的泪珠,想倘若是她有什么不快事缠上了心,泪珠正同这露珠一样美丽,在凉月下会起虹彩。这样想着的时候,沈从文已情不自禁地把那朵牵牛花上的露珠用舌头舔干了。这样的一番多情,柔情蜜意,美好得让人生羡。岁月似乎也总是眷顾多情的人,所以,他一生行过许多桥,看过许多景,总是陪伴着那份多情缓缓而来。

人有多情,哪怕是一长亭一短亭,哪怕折了柳,哪怕不相送,哪怕有爱,哪怕有恨,哪怕已远在二十四桥。忽一日,闲云又来,幡然才知,去时陌上花似锦,今日楼头柳又青。何止是柳,留不住的还有一坡的情,也能低低地描着,描上眉,描上水袖不愿老,是明媚的好意;是一角檐下江南,尽是淅沥水声,缠绵如禅。因有情,连天阴雨,早上阳光普照,一串串蝉鸣,都那么好听;因有情,世事纷杂,也看得透,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个多情的诗人走来走去,是窗前一缕风,屋檐滴答一串雨,始知,最美的时光,都是一份多情的跌宕自喜——一窗清风,两鬓白雪,是我与自己的缘,三世明月,都是我与多情不老的缘。

  前苏联作家康帕乌斯托夫斯基在《金蔷薇》中引述过一位画家朋友的话:冬天,我就上列宁格勒那边的芬兰湾去,您知道吗,那儿有全俄国最好看的霜它就像一份爱的提示,一种画外音式的心灵陪护。尽管这世界有着无数缺陷与霉晦,生活有着无数的懊恼和沮丧,但只要一闪过最好看的霜这个念头,心头即明亮了许多。

  去看最好看的霜。仿佛所有的美,全在那一湾霜上,宛如,天空最诗意的睡眠;宛如,大地最深沉的梦。一份多情走到另一份多情里,仿佛赴一场桃花潭水的约;在闹市的喧嚣里,预留着一份等待的花期,等溪水清吟,等鸟来合鸣,等花来开

清代袁枚,晚年自号随园老人,求的自是这样的闲适安逸。他曾说人闲居时,不可一刻无古人,想想文中提到的村落,行处,坐处,静处,呆处,哪里没有古人,一定处处是古意;又说落笔时,不可一刻有古人,意在让写者精神始出,见到自己真意。但在那样的世外天地,素纸落字,写什么,都缠绵着一份清幽之心,出尘之姿。

心中开了一片多情地随园,随兴时有花,劳碌时有风。每每走在行行字间,犹如走进春兰秋菊,夏荷冬梅。你在这边轻语,花在另一端喜颜相望。你在冬深白雪窗前一念,整片土地便泛满春意。一园老不去的春江花月,滋润着一个多情的,老不去的人。

人一生,总会留下逗雨疏花,芳草浅深的一点一划;总有一个人,不远不近,却一直在守望;总有一处风景,不妖不娆 ,却一直在心中;总有一段情,不浓不烈,却一直不离不弃。生活,总是在多情而平凡中彰显幸福,一粥一饭的踏实,一草一木的风景,一茶一卷的回味,一陪一伴的温暖。如客舍青青柳色新的老歌,有人在反反复复地唱,有人在反反复复地听。

犹如山间夜色,轻纱起雾,你知它的好,端得笔,却画不出,但依旧笑了多情笑了人。往事的马蹄声会突地就远了,人与事,一团云影半山风。但我每望窗外,悠然想起张岱所说的天上一轮好月,一杯得火候好茶,其实珍惜之不尽也,真是好。哪怕,宣纸空山,往事深远,亦会扯几缕白雪,几点落梅,放在空谷幽兰里,落在寂静芬芳间,再留下那句,多情人不老的词汇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