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魂永共山水绿 绿山水

时间:2020-01-03 10:38:24 手机站 阅读量:

------痛悼诗兄李继先老师

去年十二月份的一天,清寒,微雪,忽然接到文联李秘书长电话,约在黄昏,三五朋友,在一小店一聚,喜,欣然应诺。末了,李秘又说:大哥让我捎给你的书我也给你带去。我赶紧说:谢谢大哥!李秘又说:大哥走了!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的心忽然一阵疼痛,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我强迫自己不要把事情想得这么糟糕,也许只不过是大哥来此小住了几天,回到长春的家中而已。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饭店,除了李秘,大诗姐,还有三位我不认识的长者。李秘把一本崭新的【重生手记】放到我手上说:大哥已经在十一月八日那天去世了,他在临终前的日子里托付我好几次,务必让我把这本书亲自交到你的手上。噩耗惊雷般击中了我,我双手捧过这本人民日报高级编辑,畅销书作家凌志军先生写的抗癌笔记,巨大的悲伤与感动让我不能自已,泪流满面。我问李秘: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送大哥一程!

李秘说:大哥生前随性旷达,他不愿在身后麻烦大家舟车劳顿去看他,咱们对他的怀念和敬爱就足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了。李秘又给我介绍了在座的三位长者,他们都是大哥的生前知己,亦是我父亲生前的老同志老朋友。李秘说,今天之所以约大家小聚,就是为了回忆一下大哥生前的点滴小事,咱们都不要哭,要像他还在身边一样。于是,炭火热烈,老酒香浓,我破例接受了李秘倒给我的半杯河套老窖,我们在这暖意融融的冬夜里擦干了眼泪,用平静而又饱含真情的回忆重温了大哥溪流般清澈,高山般厚重,白云般自由,也如阳光般坦荡的一生。

说起来我与继先大哥一家算是世交。当年,继先大哥的父亲在岔路口镇任文化站站长时,我父亲是公社党委秘书。文革中,李站长被打成黑帮,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出于正义和惜才,我父亲在能力范围内帮助过他们家一次,这在当时本是举手之劳,那时我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想到的是,多年以后,父亲送人玫瑰的余香,恩泽到我的身上。大哥每从外地回来,吃饭时经常叫上我,二哥因为和我同在小城,又在文化系统工作,我们接触最多,他不但在文学创作中给我许多鼓励和帮助,在我没有电脑的时候,他换了新电脑还把原来的电脑送给我用。我知道,这些得到的一切,不是我有多好,而是他们的善良延续了老一辈的情谊。

李站长去世早,李氏三兄弟:大哥继先,二哥雁北,三哥亚东,他们的血管里都流淌着艺术的天赋和基因,都在文学艺术的领域里创造了辉煌。大哥教师出身,后来做了镇中心校的教导主任,市政协委员,参与过政协主持的【峥嵘岁月】的编纂。大哥酷爱诗词,书法,麯藥,交友,是个旷达洒脱,淡泊名利之人。

大哥一生教书育人,桃李芳菲,遍布天下。工作之余,耽于诗词书法创作,有所成绩。可是,在年及花甲,即将享受自由无虑的退休生活,专心从事自己喜爱的事业时,大哥不幸罹患肺癌。在患病期间,大哥以顽强的毅力和乐观的心态与病魔做斗争,一次次住院,一次次化疗,只要身体允许,就坚持创作,旅游,可以说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每次看见他,都是谈笑风生,红光满面,我们看在眼里,既感到欣慰,又很心疼,大哥从不避讳自己的病,有时候看我们喝酒,他也馋,但是他总是说:不敢喝了,喝完了上不来气的感觉是真可怕啊!他顽强的意志感染了我们,我们都为他暗暗高兴,亲切地称他为抗癌斗士。

一二年端午节,大哥自己出资几万元邀请德惠书法家协会和通榆书法家协会的部分书法家畅游鹤乡向海。几天的行程中,几十人住宾馆,品盛宴,游向海,研书法,一路神采飞扬,浩浩汤汤,成就一段书坛佳话。交流结束后,大哥更是斥资将此行书法家的作品,感悟,照片等结集成册,名曰【边风流彩】。这本书以它精湛的设计,厚重的内容和传达出的永不言败的精神在德惠的文学艺术界引起强烈轰动,市电视台专门为大哥发了一个新闻,制作了专题片。在发布会上,大哥神采奕奕,全身闪耀着艺术的光芒,他滔滔不绝地讲了近两个小时,以至于急于发言的来宾都迫不及待。那个发布会,凝聚了大哥一生的华彩,他的高兴,他的激动,他的热爱,他的眷恋,都托付在这本书里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发布会结束后,大哥还是沉浸在喜悦中不能自拔,又陆续宴请了作家协会和书法家协会的部分朋友。在宴席上,大哥总是神采飞扬,妙语连珠,他用他漂亮的硬笔书法给我们签名送书,给我们讲向海行的种种趣事,每到精彩处,开怀大笑,风度翩翩!看他的神采,看他的境界,谁能把他当成一个重症患者?他比我们每个人都活得认真,执着,坦荡,他的身上,没有悲观,没有气馁,没有抱怨,没有恐惧,他已经完全把自己交给了命运,他需要做的,只是认真喜悦地活下去!

最后一次见到大哥,是一二年的隆冬时节,大哥,二哥李秘和几位同道中人,在一饭店小聚。席间,大哥拿出了给诗人清忠兄写的一张条幅,条幅上是大哥亲自给清忠兄做的诗,亲自手书的,大哥说:他与清忠兄同庚同好,有很多心意相通之处,此中心意绝非言语所能表达,故而悉心奉上一桢书法,为表达心情,特地在宣纸上撒上了上等朱砂!三哥亚东又临摹了一张清忠兄的肖像画,那画惟妙惟肖,形神兼备,真让人叹为观止!那场宴席高潮迭起,至今仍是回味无穷。散席时,我求李秘给我拍了一张与大哥的合影,没想到:此次相见,竟成永别;此张合影,亦成绝版!

还记得从饭店出来,二哥说让我去他家小坐,和大哥喝喝茶。我怕大哥累了就没去,一个人踩着路边的白雪慢慢走回家去。在路上我还接了一个电话,获悉我的一篇散文在长春市首届散文诗歌大赛中获得了三等奖。那天的心情是多么快乐,我以为那样的聚会还有很多,我以为生命虽然苦短,但是属于大哥的岁月还会很长,我以为纵然疾病可怕,但是大哥已经勇敢地战胜了它!

一三年六月份,爱人亦身患重病,有一次见到二哥雁北,雁北和我讨论起爱人的病情,就说打电话和大哥探讨一下,他在电话里和大哥聊了很久,后又把电话交给了我,大哥和我聊了半个多小时,告诉我不要怕,只要直面人生,没有走不过的困难,又说不能相信医院的一面之词,可以把病理切片要出来,咱们换一家医院再做一个病理。又事无巨细不厌其烦地嘱咐我给爱人吃什么好,怎么加强营养和锻炼。末了,提到了【重生手记】这本书,他怕我买不到,告诉我一定想方设法帮我找到这本书。时至今日,大哥的温暖话语言犹在耳,可是我那热情亲切,对生命充满了憧憬和热爱的大哥我却再也看不到了!

那是最后一次和大哥通电话,是在八月份,谁能想到,我们的抗癌斗士在十一月份就离开了我们。作为长兄,大哥在去世前夕向二哥雁北交代了很多身后事宜,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哥把【重生手记】放在了雁北的手上,告诉他一定要把这本书亲自交给小王,这份临终嘱托般的牵挂和关心,这份来自兄长深厚的情意怎能不让我热泪潸然!

如今,每每对大哥的思念难以释怀,我便捧起那本大哥亲自签名的【边风流彩】,在书中欣赏照片上大哥豪放的笑容,领悟大哥对人生的理解,感叹大哥超然淡泊的境界,他的一首首诗,一副副联,一笔一划都铿锵有力,天方地圆。每读一次,都让我的灵魂经历一次浣洗和沉淀,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二哥雁北总说我们可以想念他,但是我们不要流泪,原来大哥不曾走远,他的傲骨,他的诗魂永远停驻在我们的心间。他是个灵魂里渴望自由的人,现在他的灵魂超越了红尘世界,在另一方天地中的青山绿水中遨游。这样不好吗?我想:这,一定也是大哥这个诗人和书法家喜欢的生活!

如今,塞上春来,山水凝绿。我从书中抬望眼,眼中的世界别有洞天。那山那水为什么凝聚了诗意的神采?我知道,那是因为大哥的灵魂正与山水同绿,与书香缠绵!

多想我有一支生花妙笔,写尽对大哥的想念和敬爱,我知道我不能,因为我本愚笨,又因为大哥的一生有那么多精彩,我无法窥其全部,只能娓娓道来。那么,就让我用二哥雁北【李秘】给大哥亲自创作亲手书写的一幅挽联来寄托我们无尽的思念吧,纵然我们说过不哭:

边风流彩凭栏望,浩气常在

峥嵘岁月挑灯读,丹心永存

注:【边风流彩】,【峥嵘岁月】都是大哥编过的书。

  赞                          (散文编辑:淡然)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