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树花开_枣树分花

时间:2020-03-19 10:27:57 手机站 阅读量:

  母亲的左腿自从二次骨折之后,便很少出门了。但晴好的日子,她便一手拄着拐杖,一手艰难地挪动小椅子,来到稻场前坐下。她的目光定定地看着眼前的那棵枣树,枣树树干很高,光秃秃的枣枝直愣愣地刺着苍穹。母亲有些纳闷:怎么还没发芽呢?雨水早已过去就将惊蛰了呀。母亲在心里默念:清明的时候枣树该开花了吧?

  

  日子在母亲的念叨中慢慢流去。每天,母亲打开大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瞅瞅枣树发芽了没。但枣树好像睡着了依旧没有动静。女儿从杭州回来了,接她到小镇上小住。临行时,母亲又瞅了一眼枣树,枣树也默默地看了她一眼,彼此没有说话,只有风忽的吹来眯住了母亲的眼。

  

  在女儿家小住了没几日,母亲惦记那棵枣树便匆匆地回到了土墙黑瓦的老屋。车过八卦亭,远远地母亲瞥了一眼门前的枣树:啊,那光秃的一棵树此时犹如一把绿伞矗立在大门前,母亲的心一下子愉悦起来——我的枣儿呀,你终于发芽啦!

  

  车到家门口,母亲迫不及待的下车,端详起眼前的枣树。嚯,岂止是发芽还分明开花了,金黄金黄的小花一簇簇簇拥在枣枝上,花下一只只小蜜蜂嗡嗡地叫着闹着。母亲的眼前仿佛一下子看见枣枝上缀满了一只只又大又红的枣子,那大红枣在年夜饭的碗头上闪耀着灿烂的红光.......

  

  这棵枣树的年龄,母亲不用想就能随口说出来,因为是他的小儿子10岁那年从邻居家的河坎上移栽来的。儿子一天天长大,小树也一天天长大。儿子长大后,在外漂泊;小树长成了大树,但它不走,陪伴着母亲。母亲想儿子的时候就看看枣树,她觉得那树干就是儿子的腰身,那浓密的树叶就是儿子的头发。风吹过后的树啸,那是儿子在和她说话.......因为这棵树,母亲便不再寂寞。

  

  这一夜,母亲睡得很沉,甚至还做了一个梦:红枣缀满枝头的时候,儿子和她坐在树下唠着外面的故事.....

  

    赞                          (散文编辑:可儿)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