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时维九月序属三秋读音

时间:2020-03-19 10:27:22 手机站 阅读量:

  金秋九月,丹桂飘香,敬大学,敬九月。

  

  校园的道路两旁,栽种着桂树,记得昭通的马路两旁也是有这样的树的,缀着黄色小花,星星点点,在中秋之前便散发出幽香。我一直有一种错觉,那就是还在明达,只是,换了一批人在我身旁而已,因为在明达的足球场,可以看见飞机飞过,而在这里,不用在足球场也可以看见飞机,这种错觉一直延续下去,直到现实告诉我,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我才幡然醒悟,闭不出校,自我说着,还在明达。

  

  大学是什么?不过是一个比高中听起来更\\"高大上\\"一点的名词而已。提着一本书,找到对应的教室坐定,下课,走人,就是这样单调的生活,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大学,那厚厚的十本英语书如此刺眼,若不是课表上印着的\\"人文汉教F班\\"摆在那里,我会以为我是进了英语专业,对汉语言产生了质疑。

  

  现在我才明白一个道理,当一门你喜欢的课变成专攻,便会有一种想吐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出来,让人发抖。每日都过得很平静。但是,我喜欢的不是平静,再也没有周末的兴奋与雀跃。在大学里,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四年,在所有老师只有两个是男的,并且其中一个是老爷爷的环境里,要接受老师绵绵不绝的讲课,做不到处变不惊。幸好,这里有好有坏。

  

  我总会听见《泡沫》,总会听见《童话》,还有偶尔响起的《胭脂雪》,歌声在我以为我们从来没有相识过的时候,把你们清晰地显现在我的脑海里。偶尔听见的《逆战》,有的不是起床的愤恨,而是对明达的思念,听不见\\"请还在宿舍的同学,抓紧时间洗漱,准备出操\\"这句话,连睡懒觉都没有了要去争一分钟的激情。飞机的轰鸣声响起,你们会不会想起明达?只是,那些人,那些事,早已离我们远去,时间恨恨地对我们说:\\"别想去追!。你们四散在祖国不同地点,填志愿时,我一狠心,选择了昆明。

  

  没有人会爬来和我睡了,因为再遇不见那么胆小的人。就在昨晚,我也在宿舍观看了《笔仙3》,要吓就吓死吧,比起其他,这点恐惧不算什么。再也遇不见小聚会的周六晚,吃不上浓浓的面,辣辣的鸭脖子。想起我们在监控器下,在宿舍楼下偷菜,躲躲藏藏的火锅,弥漫在楼道里的酒精,那些丑照,见证着曾经的点点滴滴,后来,一切都在改变,遇见了新的人,活在新的环境。

  

  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天黑时我们仰望同一片星空。来这里的目的,只有鬼才知道,呆了足足一个月,对这里不冷不热,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直至今日,才想起来该写点什么,脑中已经挣扎了千百回。不管不顾。不知何时才能见到你,其实我好想你。

  

  我给九月敬个礼,希望它善待我见不着的你;我给九月敬个礼,希望它藏藏火辣的太阳,略微心疼一下还在军训的人。你在我看不见的北教场,你在我看不见的成都,你在我看不见的丽江,你在我看不见的德宏,你在我看不见的昭通,你在我看不见的大连,你在我看不见的上海,你在我看不见的重庆,你在我看不见的宁波,你在我看不见的福建,你在我看不见的玉溪,你在我看不见的昆明,你在我看不见的烟台,你在我看不见的安徽,你在我看不见的西北,你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我,在你们看不见的嵩明。我希望现在的九月善待所有所有,希望在后来的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八月里,你们都好。

  

  一个高考,将32打碎,碎片散落中国各地,但相信一个叫情谊\\"磁铁,会把它们吸回来,凝聚在一起。

  

  只是,距离这个问题,说小不小,说大,它也不大,我在云南嵩明,等待相聚。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