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三次灾区行] 三一班三十人共同向灾区捐款

时间:2020-03-19 10:25:31 手机站 阅读量:

  山摇地动,天崩地裂,5.12汶川大地震那一刻已经远去,但三次灾区之行却让我刻骨铭心。

  

  第一次去灾区,那是2009年的元月份,地震已经半年,临近过年时,我去了彭州小鱼洞重灾区。沿途看到很多倒塌的房屋,公路上裂开了一尺多宽的口子,有的成了一边高一边矮的斜坡,巨石滚落河中,山体严重滑坡。来到小鱼洞大桥,看到了更触目惊心的一幕。地震断裂带穿过的那段桥面齐齐地断在河中,没断的桥面整齐地重叠在一起,完全改变了原来的模样。这就是在历史上多次毁灭人寰的地震吗?它的威力竟如此之巨大,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所幸的是,从党和政府到全国上下,不惜一切代价拯救灾区人民。沿途都是住满了灾民的板房,我正赶上干部们在为群众分发电热毯。大家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感激,都说今年的冬天有党在,我们不冷!

  

  第二次去是2011年的清明,地震三周年之际,我去了重灾区北川老县城。我看到了老县城的凄凉,很多单位遗址前,挂着遇难者的遗像,那一张张或神采飞扬、或青春无限、或满目慈祥的脸庞,是遇难者们生前的写照。公安局、国土局、银行一路走来,满目疮痍;一路看来,人们眼中蓄满了泪水。树枝上、残墙边、隔离栏上,挂满了小白花,摆满了思念的花圈。其间我看到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妈妈,三年了,女儿无时无刻不在想您,您在天堂还好吗?我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这是一个女儿多么深情地呼唤!就在难抑悲伤时,我却突然看见了废墟上一株桃树,粉红的桃花开的那么鲜艳,那么醒目,我惊诧于它顽强的生命力,我疑惑桃花是不是在延续废墟下的生命?悲伤之余,我看到了在举全国之力地援助下,勇敢的灾区人民站起来的身影。我看到了北川新县城,三年前,这里的断壁残垣,举世关注;三年后,这里新家园崛起,赞叹如潮。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那时尚与怀旧结合,古老与新潮并存的尔玛小区,漂亮的街道,具有浓郁羌族色彩的碉楼。北川,这个古老的羌乡的的确确已经在废墟中站了起来。

  

  今年的五一是我的灾区第三次行,我去了映秀水磨镇。这个座落在岷江支流寿溪河畔的古镇,还很远就看见雕花牌坊上的水磨羌城几个大字。这个具有400多年历史的古镇,地震受灾相当严重,房屋倒塌,人员伤亡惨重。灾后,在党的亲切关怀下,水磨人坚强地站起来了,站在还时时颤抖的大地上,开始清理一片狼藉的废墟。在广东人民的大力支援下,水磨古镇开始了浴火重生地建设。历经7年,重建的水磨羌城,雄伟的羌碉在蓝天白云下尽显万般风情。一条错落有致修茸一新的古街,留住了原生态的民风民俗,少了羌笛的哀怨,多了羌绣的美丽,生动再现了历代文人墨客笔下的世外桃源。墙上人居共山水一色,文化与经济齐飞的口号,演绎着灾区翻天覆地的变化,传递着羌城的烂漫情韵。今天的水磨古镇,是涅盘的凤凰,它高高地飞起,闪耀着斑斓的翅膀,翱翔在蔚蓝的苍穹,成为西羌文化名镇的一颗耀眼明珠。一位免费给游客送开水的老妈妈动情地说,没有党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党的恩情永不忘。朴素的话语,道出了灾区人民对党的感激。

  

  难忘的三次灾区行,一次比一次让人欣慰、振奋。仰望天空,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大地,希望在羌寨冉冉升起。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