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难忘]谢师恩的唯美句子

时间:2020-01-03 10:40:26 手机站 阅读量:

  从2007年我的一篇散文发表在《安康日报》上起,我就从此认识了我的恩师李大斌先生,虽然大斌老师现在已经退休了,我也不能再给他投稿了,但是我仍然清晰地记得我与他交往的点点滴滴,记着他的音容笑貌,记着他对我的关心与鼓励,记着他给我的文学创作的自信,记着他对我的帮助与关爱

  

  记得那时候,每一次我发表的文章李老师都会打电话通知我,有时是关心我的生活,有时是鼓励我写作,每一次李老师打来的电话都让我一连几天高兴万状与激动万分。因为每一次文章的发表都会带给我巨大的欣喜,我会满怀喜悦地去找报纸,有时还上网去查,看着自己的文章终于以铅字的形式出现在神圣的《安康日报》上时,我的心情是何等的高兴与喜悦呀,那些真实的快乐就填充了我原本苍白而单调的生活,给我的生命增添了一份美丽的色彩。

  

  我怀着对李老师的崇拜之情,最终我在他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他,他那时五十多岁,矮矮的个子,很和蔼,很慈祥,也很精神,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他的办公室墙上有很多书法的条幅,全是他亲手写的。从此我知道了他爱好广泛,书法,写作,编辑,运动,骑单车,打乒乓等等几乎无所不能

  

  我去过他办公室好几次,每次都是他送我书,有时是他编辑的书,像秦南文学社员作品集《感动家园》、《情动家园》、《律动家园》。像《安康杂文十八家》、像他的书法作品集《安康市兴安书画院会员作品集》、还有像他的《翰情墨缘》等等。这些宝贵的精神食粮,他就那么慷慨那么无私地送给了我。

  

  记得他那时还送我一幅他亲手写的书法作品,是宋人王淇诗一首:

  

  2013年5月5日

  

  春暮游小园

  

  一丛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开到荼靡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

  

  他用此诗勉励我珍惜大好青春时光,好好写作。

  

  去年底,他突然告诉我他退休了,说有一些我的退稿让我去取,我想我留有底稿就对他说我不要了。李老师却说他会保留着留作纪念,这让我真的很感动,从此我们的交往就只有短信了。

  

  去年年底,快过年的时候吧,李老师突然找到我,说有东西送给我,我接过来看时,是一张信封,当我收下来拿回家打开来看时,却是一张五百元钱的超市储值卡,我想起来了,我曾告诉过他我家庭的贫困,我想李老师是一个多么细心的人,他竟然记住了。在那个新春佳节到来之际,他送给我这么一份恰好而贵重的礼物,这小小的卡片对于我这个家庭贫困的人来说无疑是怎样的珍贵,怎样的恰好,又是怎样的雪中送碳呀!我除了感动外,是怎样的羞愧呀,因为我无以为报李老师的一片恩情,因为我对他只是一味地索取,却没有任何的回报。我想,对于正直无私的他来说,他是不求回报的。我想,我真的遇到了一位很好的良师益友,知已知音。

  

  我除了对他发几个空虚的短信之外,什么感谢的表示也没有,然而,恩师呀,他带给我的又何止是这么多呢?

  

  在他的鼓励下,我也开始写长篇小说了,当我把二十四万字的长篇小说完成后,李老师便又忙着帮我联系出版社了。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从北京回来,还帮我联系了北京国际文化出版社,因为最终商议是合作出版,需要我出三万元钱,我没有那么多钱,只好暂时放下了。但不管成功与失败,我都要永远地感谢李老师对我的关怀与帮助。

  

  最近李老师发信息说他正在印一本书,他对我说:文学是一场马拉松赛跑,只有坚持到最后的人才会成功,我深深地记住了这句话。

  

  我想:在文学的道路上,我会永远地尽心地坚持着一直走下去的,不管结局是成功还是失败,因为,师恩难忘,师恩难以报答,在我的每一个成长的脚步里,都有李老师对我深深的牵挂与关怀。我想也许这一生我都不能带给恩师什么,更不能回报他什么,我唯有在心里深深地祝福他,祝他老人家身体永远健康,更祝愿我的恩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