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月光像水一样清亮 月光中,那一滴清亮水墨的记忆

时间:2020-03-19 10:26:14 手机站 阅读量:

  上网这些年来,一直对于一个人的文字心怀崇敬,念念不忘。那种影响到思想、神髓的领悟,一生陶染。曾经一次偶然的谋面,从此,我便与挚爱的文字结下一份不解之缘,从此,我便再也舍不得放下手中的笔。

  

  岁月的行走中,这份醇厚的记忆,曾一次次滑过我的笔尖,抚落在我的薄笺。牵思的笔翼,涟起一段段如风往事,那些人与事的交集,以一种飞扬的姿态伫立于回眸中的旧年,蓄着经年犹存的炙热与微凉。

  

  有些字,怡情,而你的字,养心。自分别这些年,文字见的太多,好文字见的也不少,有的文字有血、有肉、有骨,然而有灵魂的却不多见。静心想来,还是觉得你的文字文髓深蕴而饱满,令人品读难忘。你的文字,稍有用心端详,总会获得一些对人生的参透之道,对生命的感悟之理,颇具传承和弘扬的意义。

  

  于网络来说,很多人是为人气、为在乎的人而装扮了心情才写字,难免字里行间的情感抒写偶现牵强,使得人些许的迷离。而你的字,比别人少了件虚幻的外衣,从而我便认为你并非网络之人。你的字,是自平常生活的缝隙里生长出来的,却没有沾染上半点庸俗之气。透过那些字影墨迹,仿佛可以看到你现实中的样子;一言一行,一字一句,牵着情,动了念。树上开花,落地生根,光合,呼吸,都是那么有生命地真实。你的字,质朴,无华,没有刻意的妆点,极少华丽的辞藻;就如一股山泉,一阵晨风,一片云,一窗雨,自然而和谐地融入读者的思想、情怀中。

  

  总是以为,网络,大多是玩文字的心态,真正写字的人不多;而你却站在这样的人群之外。处于一个文字水质化的时代,你的字,仍保持着自己的亮度与纯度,就像一种形容:月光探入静水的深度,月的根茎渗透水的骨髓,无论短长,都是透亮。有时,感觉你的字,是开在月光里的莲花,一瓣一瓣,吐纳着清美的香息,不染尘的高洁。你的墨滴,是比月光还明亮的泪珠,映入任何人的眼底、心间,都会生情,生疼。

  

  青山绿水中的一程程际遇,尘风吹散初见的暖,移不动的是山影,那山影,便是你。许多年来,你固守着对文字的山盟,固守着一扇不会开启的窗。你是把情诗当做契约来写的诗人,许多擦肩而过的缘,虽说没有期盼的圆满,却不经意成全了你一世的卓越与英名。

  

  而今,你那青衫落拓的生涯,山水浩荡的行走,已然是一片沉寂。想来,你是将一颗风尘心隐匿在了水月的清明中。时隔春秋,那些光阴带不走的情感,你喜欢的文字,依然干净地站在一泓月光里,不曾受尘世喧哗的打扰;水木清华,悠悠心襟,没有半点形容的破碎。你拥着自己的这份痴爱,在显露分明的冷暖四季里,看山的宁静,看水的流光,心上春风十里,未曾辜负每一季的好时光。

  

  你曾说,爱惜一朵花在光阴中的微笑或叹息,因此,你一次次的回眸,张望,那是对一种美好的留恋。这样的一份留恋,使得高傲倔强的你,洒脱如风的你,改变了太多太多。你那温柔执笔的手掌,捧起一碟冷藏的桃香,一季一季的明月窗下,听瘦了春光。你的时光是寂寞的,只是被多情的季节涂了颜色,染了喧嚷的苍郁,染了冷寂的葱茏。

  

  一个用泪研磨的诗人,眼泪滴落砚池,研化了心事的浓稠。执笔,沾一墨暖殇,一笔笔牵心地勾勒,让思念风雅地行走在诗行里。看落叶似落花,违心地说不心疼;而我仿佛看见,那坚强的背影后藏着一颗怎样柔软的心。你的泪,是月光的鳞片,每一片剥落,都撕心地疼;每一滴泪,落研,都开成一朵清美的墨花。一纸薄宣,将每一份际遇,小心对待,悉心收藏。那朴素的言语,清幽铺陈,一如花溪水流淌的明亮,任何一个华丽的词句,都是对那种纯澈之美的亵渎。

  

  你,用一湖胸襟水,煮月的心,用一生珍稀的泪,养花的蕊;朗晴天空下,捧一滴花露,调试阳光洒落的色彩。某个有月的夜晚,你轻吟着:我掬水中秋月想梨花,梨花飘落成月光;我的梨花开在秋月里,秋月不染尘风只念一滴花露,润湿梦里枕上香。。你的诗句,途径了春天,途径了岁月,却永恒的神采,新鲜。你的诗句,不染一丝华丽,却总是让人感受一种素艳的清美,触目,心动;就像一朵千年陪着月光的白莲,纯静,清绝,无欲无尘的美。

  

  你说,有一种殇,经年不愈,每一年的季节轮回,那春的枝头,都会开满心痛。而我的心疼,又怎么能让你懂,而我的心疼,只是为那些让我动容的文字。那些文字,浮动着泛黄的陈旧,墨痕中裹着心头化不开的缕缕忧伤。那些文字的念想,晕开在你眼底,苍茫白水中央,撑起永生不落下的帆影。春华里,只念一朵花为你绽放、凋零的感动;秋月下,掬一捧水,却饮下一怀的月光,拼命挤不出的泪,化梅,化雪,化血。

  

  你的那些诗句,不染风月,不落尘俗,自然地绽放,开落,不为取悦,只为一人用心过。你曾把一朵花蕾扶上枝头,只待花开,自此,月色尽无华。你说,更懂一朵花离枝时的疼,花落尘泥,芬芳在风里不散。一轮明月里,看见花影的幽凉,看见那些散碎的花,成雨。你悠悠地感叹:只是世人忘了,那花和香,其实本是一体。倾尽半生的怜爱,你的每一笔描摹,都是花的影,花的香,沾满花的泪。

  

  你忍着眼泪,将一个个春天送走,被你解救的那朵春桃,终挡不住叛逆,在一个风起无月的夜晚,决然地出走。你只有无奈地叹息着,收藏起风带不走的暗香。尘寰几度,风凉了如雪、如梅的等待,撕碎了一天淡月期盼的完满,被光阴陨落的花语,云雾轻旖的淡然。尘烟凝霜的日子,路过一场风花雪月,遇见,分离,落定抹不去的情念;终有个人,在你的月色里、文字里,一生蛰伏。

  

  那年,因为相识了你,从此,我对文字的情感,胜过了所有的衷爱。不说痴迷,不说贪恋,却是一份放不下的牵系,一个解不开的情结,我想,此生将难释怀。这样笃定的一种思想,原来是曾经遇见你。花开的时节,葬花无言的殇,飘然而去的花魂,和那些如花的诗句凋落光阴里,从此,再没有多少喜欢的文字可入我的心。

  

  时常会记起那些交集的日子,最深刻的就是你的清高与不懂世故。也许,人和文字真的是要分开来看的,我宁愿在你的文字里感知那个深情而浪漫的诗意男子,而不愿去靠近文字之外的你。你的身边都是才情了得的女子,我想,她们也是倾心于你的文字,读到了牵情动念、入心会意的细微,也许我和那些女子一样,是因为喜欢上你的字,是因为喜欢上你身边的才情女子,和她们所营造的书香墨蕴的气质、氛围,因此,于你才有一段倍感消磨的难忘记忆。

  

  那一天,你说:为什么你不来,我笑,静而不语。你说:为你写的诗,放凉了,你还没来;你知道,我对不看在眼里的人很吝啬,不惜一字。我违心地说:我不知。后来,我悄然去看了,看到一颗心滴血的鲜红,听到一种疼痛穿刺骨髓的声响;于是,我泪落,但未落一字。你说:你知道吗?你是唯一如此对我高傲的女子!我笑:我们在两条平行线上,此生没有相交的可能。那天起,我与你决然断了往来,在你的世界消声,匿迹。

  

  有生以来,我从未后悔过自己所做的每一次决定。那是一种洒脱,那是不与自己为难的恩慈,那是不曾为谁改变原则的小姿态。

  

  一直记得你说,从来不会为无谓的人落一字,而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能走进自己文字里的人,没有几个,却也是走进心里的人。我的文字里,鲜活着我的一些情感,只有了解我的人才能看透,很少对人说起自己的心事,所以看懂那些文字的人,少之又少。这么久的时间,习惯了委婉地表达,只因不想过多地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坦露于人前,只因一直想把自己与心一起妥帖地藏好。

  

  那时,你说喜欢我的字。时隔多年,不知而今的你再见到我文字的一刻,会不会有失望之感呢!我心知,这些年来,不知不觉中,我的文字渐渐偏离了自己真实的生活和思想,走上一条落满光环和花香的虚幻之径,早已找不到最初的样子。近来,越来越感觉厌倦了那些不生根的文字,也在努力地试图改变,让自己的文字少些矫情,少些华美,从而走回到真实、朴素的层面上来。所以,我一直坚持看你的字,看你寄来的诗集、散文集。听说,你的第五部文集已在策划中,我想,很多你的书迷都在期盼着!我也会心怀祝福之心,期望你的作品早日问世。

  

  年前听说,你以一篇旧作获得2014中国散文家第二的美誉。你得此名,我一点都未曾感觉意外,在我心里,那是实至名归,花落应属。而今的你,文学之路上已然是繁华锦盛、花开果熟,也算得以人生的完满。我在此,默默为你欣然。

  

  光阴的水流,洗白了雨吻花艳的日子。那一季被风翻落的花语,还有几丝香息,可以嗅到心里。春归,桃花依旧喧笑春色,一些如花的名字,却被路过的风带走了。然而你说,你喜欢的女子,给了你一个足够充分的藏春理由。若真如此,便无憾一场相识。

  

  世事经年,人情冷暖,有的人,不愿提及,誓要遗忘;有的人,不停在记忆里搜索,生怕自己失忆、想不起。一个影响自己半生、甚至一生思想之路的人,一个早已远去却神髓入骨的人,但念,一直记得。

  

  伫立五月的门楣,回望经年中一程山水的相逢;感念,你曾默默相随两年的温暖,感念,你曾用文字给予我牵魂动魄的执意,感念,你曾赋予文字的月光中一滴清亮水墨的灵润。忽而一阵尘风,送来往事丝丝缕缕的记取,于是,又一次款款优柔地把你忆起..........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