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盛开的花【写在桐花盛开之前】

时间:2020-03-19 10:27:00 手机站 阅读量:

  昨天,父亲在微信上发了两张垂柳发芽的图片,并且配了那句著名的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看得出父亲的心情不错,因为自春节前他就在照顾生病的母亲,因之我也心中大慰。于是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看见我们院子里一株不知名的花树已经含苞待放,就打电话告诉父亲。早上醒来,曾以为院子里真的有花就要开放了,后来才想明白是梦。写这样一个梦,算是学古人做小说,先来个楔子,说一下春天的音讯。    这几天,看见院子里的垂柳已经开始萌芽,于是想到了桐花。桐花开放还要等些时候,所以赶在它们开放之前,先写点关于桐花的文字。    古人写桐花的很少,好像只有柳永的拆桐花烂漫。我真正发现烂漫的桐花,大约是在十二年前。那时我的办公室在环城公园边一座小楼的三层上,在那里办公几年,我以前并没有注意窗外有什么。像是忽然间,在那一年的清明时节,拥簇堆累的花枝就盛开在窗外了,让我简直有些惊诧!它们开得是那样茂盛,像要塞挤进窗口;它们是那样清新夺目,竟像是人的眼睛和心境刚刚被一场春雨洗过。    记得感叹之余,我写了一篇文字来记录当时的思绪:春天来了,在我不经意的一瞥间,竟发现映目的桐花像是在一夜间忽然绽放缀满枝头。曾以为只有东海扶桑的樱树最为烂漫,却不想这堇紫团簇的桐华一样炫目,而它就停驻在我的窗外。。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审视这种美丽的花朵。它们每一朵都像一只小巧的吊钟,白中透着堇紫,别样地映目。成千上万只花朵簇累在枝头,就分明是一片紫色的云彩飘在窗外。于是我在工作之余,便总是要去注目这片绮丽的云,和风煦日中它像是轻舒漫卷的霓裳,细雨婆娑时它又似愁绪微含的烟霭。    我开始关注桐花。没想到它们竟然绽满街头,极为普遍。但除了在我的办公室窗外,我发现它们大多并不那般引人注意。后来我终于明白,这是因为作为乔木的桐树,其粗壮高大的树身,使得盛开在枝头的堇紫的花朵,在蓝天的背景下并不特别醒目,很容易被人们忽落。我想,当年的柳永,也许正是在饮宴醉卧青楼时,看到了窗外的它们吧。    又是一年同样的时节来临,我发现窗外几乎没有了花朵。这让我明白桐树在一年间长高了许多,去年的枝条早已经成为母枝,而美丽的桐花只盛开在新枝上。花朵们已经去更高更远的枝头绽放,它们并非我的旧相识,也不会再来我的窗外,这让人何等惆怅?    然而,美丽的它们从此停驻在我的心底。每当桐花盛开的季节来临,我都期待着和它们相遇,在我刻意找寻时,或是不经意的一瞥间。    今夜,春风早已裁出了细叶,细雨拆桐花烂漫的时节应该不会远了吧,会不会就在明天呢?赶在那堇紫的云朵停驻在春天的枝头以前,我匆忙写下这篇文字,作为对它即将莅临的致礼。    2015年3月19日晚,读十二年前旧作速记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