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无情人有情 难忘有声有情的岁月

时间:2019-12-01 10:38:07 手机站 阅读量:

  小时候的早晨,除了先听到鸡叫声,再就是乡政府的广播声,那大喇叭不知挂在哪儿,全镇上的人几乎都能听得见,某某县广播站,现在开始广播,现在是新闻时间。我们这帮孩子也不明白新闻是什么玩意儿,只等新闻播完放一段音乐或广告那才有味儿呢!

  

  我的三爷爷是镇上广播的放大站的工作人员。他每天早晨骑着自行车行三四里山路从家赶到放大站,响亮的广播声便传全乡镇。那时全镇没通电,三爷爷还得用机械式的发电机发电。由于放大站只有他一名工作人员,但他还是确保了广播的正常播放。每次上学路上碰见行色匆匆的三爷爷,整洁的中山装,干练的脚步,不苟言笑的三爷爷不由燃起一股敬仰之情,但不敢与之亲近。那个小小的放大站就座落在离学校不远的山坡下,几个低矮的房屋,也让我向往之极,那么渴望见识见识三爷爷如何把县广播站的声音传遍全乡镇,但还是没机会。

  

  三爷爷在家和放大站之间奔忙,渐渐老了,放大站的广播似乎听不见了。我也迷上了父亲买了一台收音机,那收音机是长方形的,木头外壳,有半个牛奶箱大小。当它里面播出轻音乐、歌曲、评书、相声时,我入迷了。我每天中午放学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收音机,收听中央广播电台十二点半播出的评书,单田芳、田连元的评书真是精彩,短短的三十分钟,让我心弛神游、如醉如痴。今天听完,就盼着明天的精彩。尤其一些当代的长篇小说,如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等,更让我痴迷之极,如今还记忆犹深,成为我一生的精神食粮。

  

  晚上,我最爱听的《小喇叭》,一段熟悉的音乐旋律后,一个稚嫩童声响起小朋友,小喇叭开始广播了,如一股春风迎面吹来,清爽而温馨,我沉浸在童话的世界里,开始有了自己的梦想。现在我也让我的一双儿女听《小喇叭》节目,似乎自己又回到了儿时。又长了几岁,我开始喜欢《今晚八点半》,那里面听众点播的流行歌曲陶醉着我,我知道外面的世界如此的神奇、令人向往。

  

  我上初中时,村里通电了。当电灯照亮黑暗的屋子时,全村的人欢呼起来,大伯在银行工作,算村里有钱的人家,家里购买了录音机和电视机。每到早上,堂哥便打开收音机,放流行歌曲或一段秦腔,由于有音响扩音,乐声在山窝里此起彼伏,使山村不再沉寂。每到晚饭后,大伯家的堂屋便被挤得严严实实,庄农人家的汗味和烟味与说笑声弥漫了整个屋子。但由于那台小小的黑白电视机的吸引,大家也感觉不到屋子的狭小和空气的污浊。冗长的广告大家也不放过,直到电视剧播放完。大伙意犹未尽地打着哈欠回家睡觉了,把狼藉满地的屋子留给大伯一家打扫,烟头、灰尘倒出了几簸箕,但大伯每晚还是笑脸相迎,端茶递水的,从无怨色。那种热闹劲儿,把村里人的心暖热了,笑声多了,矛盾少了,烦恼没了。

  

  最热闹的是盖房。如若谁家盖新房,左邻右舍齐上阵,不谈报酬,不计劳苦,只图有一碗可口的饭菜。而现在,工价谈不妥,谁也不帮一把。记得我家盖大房,上梁的那一天,全村每家都来人帮忙,挑水的、和泥的、砌墙的,大伙说说笑笑,劳累也没有了,似乎浑身有使不完的劲。黄昏时分,一座高大宽敞的房子盖好了,大伙评说着、比较着、夸赞着。多年的心愿完成了,父亲说着感激的话,喝得酩酊大醉。

  

  而今,我家大房子连同院落变卖给了别人,父母随着儿女都进了城。听说这几年,又有好几家也搬走,仅剩下的好几家各忙各的,闲下来时关起门过自家的小日子,也很少串门,所以村头到村尾,也难见人影,分外的冷清。

  

  岁月真无情,带走了我记忆中愈多美好的东西,身边却传来许多叹息,烦心啊!活得累啊!为什么会这般?我努力回忆着有声有色的逝去岁月,想找回答案。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