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无花果树|家中有棵无花果树好吗

时间:2020-01-14 10:40:30 手机站 阅读量:

老无花果树

  当我行走于遮天蔽日高楼林立的小路上,穿插于楼隙间的甬道旁时,那如棋格般零星点缀,小的可怜的边边角

角的土地上,见到的那一点点可怜兮兮的残绿时,我模糊的记忆里就会情不自禁地涌现出几十年前那棵枝枝叶叶沟沟叉叉布满岁月沧桑与时代变迁印记,陪伴着我成长的那棵老无花果树,及它在蓝天白云下擎起的那一片亲切而深情的绿色。

在阳光的衬托下那棵老无花果树,是那样的兴旺茂盛与生气勃勃。它象一个不受任何约束自由自在发展的丽人,尽情地伸展着它的枝枝杈杈。它那探出的象手型似的宽大厚重的树叶,鲜翠明亮如蜡染,碧绿碧绿的。它用它的饱满热情与厚重的感染力染绿了,明媚的春天热烈如火的夏天及收获激情的秋天,染绿了我青春时期的那段时光。它的深情使我对它存有一丝淡淡忧伤的眷恋与情牵梦绕挥之不去的思念。     

  那是我上高中的时候,在闲暇之余我经常到一位同学家中去玩耍。他家离我家有十多分钟的路程,在三马路的一条支巷中。那是条名不见经传,极其普通的街巷。这里每个门洞就是一户独立一统的小四合院。此胡同宽若六七尺,是用残缺的碎石板铺成的路,胡同两面是一户户排列有序坐落精巧的院落。东面的院落它的街门是开在东面的那条胡同里,西面的院落才走这条胡同。

由于年久失修街面有些凹凸不平。顺着胡同走进二十多米,往左一拐就是他的家。街门是黑色的,是有点破旧的木制大门。推开大门迎面是一个白底黑字的照壁,白色被岁月染成了暗黄色,黑色的福字由于年代久远也显得陈旧斑驳。照壁后面的那棵无花果树却象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孩子一样,从照壁上面探出头来。它绿油油的叶子象张开的一张张大手,向每个光顾此院的客人们招手致意。

这棵无花果树,有一丈五六尺高,象个巨人般高高耸立在房与照壁的拐角之间。由于它的粗壮高大,院中的一角几乎全被它占满了。当初可能主人怕它的枝杈触碰到房檐,就修剪的让它向高处发展,造就了它的挺拔与高大。它的叶子宽厚墨绿,在绿叶间是密密麻麻一颗颗圆润饱满的绿玉般的果实。调皮的果儿也耐不住寂寞从绿叶中探出头来。

特别是那些早熟的果实,情不自禁的裂开了小口吐出了胭脂红色。看到它们就会勾起你的馋虫来,令你垂涎三尺欲罢不休。真想马上爬到树上去,摘下一颗品尝品尝。但我知道此时的果儿并没有完全成熟只能算个半熟,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甜度才会越来越高。等整个果儿变软时,就完全成熟了。成熟的果儿那真是甜如蜜糖,甜的有些拖泥带水,挥之不去。它流过的地方你再用舌头去舔舔,还是有甜甜的粘粘的感觉。     

  当时象这样小小的四合院,在烟台比比皆是。几乎每家院中都种了一棵或几棵树,但大多数都种的是无花果树。无花果树可以讲已成了烟台的市树。三四月间,鹅黄色的迎春花包围了枝条,一串串的黄花相互簇拥形成一片色彩艳丽的黄色,杏花桃花桃红粉白熙熙攘攘的堆满了枝头,白玉兰花鹤立鸡群亭亭玉立,象个华贵的丽人展现它的卓尔不群的风采,紫玉兰花雍容华贵气度不凡,具有贵妇人的气度。是这群春天的宠儿首先叩响了春的大门。

随后苍凉单调的近山远岗也被抹上了欢快的深绿浅翠色。无花果树好像还无动于衷,它有些迟钝有些麻木,好像非要春来驱赶它催醒它才行。它终于懒洋洋睡眼朦胧地苏醒了,不情愿地在枝头尖上露出了一点点绿意。好像还在埋怨春的唠叨,它彬彬有礼文雅的用蜻蜓点水般这点可怜的绿礼貌地回答了春的问候。     

  老无花果树对于春天为啥姗姗来迟,那是因为它对寒冷,还心有余悸。当瑟瑟寒风吹落了最后一片树叶时,它那满是疤痕畸形扭曲的丑陋身体完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使它羞愧难当,把自己的躯体畏缩在墙的角落里。它没有杨树那挺拔的雄姿与银灰色漂亮的树干,没有杨柳那婀娜多姿娇柔如水的形态,没有松柏那一年四季得天独厚的苍绿。它就像一只不受待见的丑小鸭,以沉默无语面对着残酷的现实。它无奈地忍受着冬季苦寒的鞭伐。冬季对于老无花果树来讲太残忍,时间太漫长了,简直难以忍受。寒风冰雪交替地惩罚着它,折磨着它,它强忍着无法做任何抗争,只能默默无助的等待,等待着春的到来。     

  春天终于来了,虽然春意料峭寒风瑟瑟,使它唯唯诺诺仍不敢越雷池一步,但它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光明。它的心在悸动,在跃跃欲试,新的希望已经被点燃。随着春天的脚步不断加快,老无花果树也披上了新绿,那如新生儿的拳头似的翠翠绿绿的叶儿把老无花果树装扮一新,它年轻了,它漂亮了,它精神焕发了,丑陋二字从它身上彻底抹去。

随着春的离去,夏季的来临,它更加枝壮叶茂,更加的繁荣茂盛。它又恢复了自信,恢复了青春。本来它就有自己的绝对优势,柳树杨树松柏再美也有缺憾,它们没有如蜜糖似的果实奉献给知遇它的人类。老无花果树它不但把绿叶奉献给了春天夏天与秋天,还用它自己的辛勤,培育出了甜蜜与温情。我爱你其貌不扬的老无花果树,爱你的不张扬的品格,爱你卑微的身份,爱你奉献的那一片深情蜜意。     

  随着老房子的消失,老无花果树也无处寻觅,不见了踪影。它是被爱树的人们移走了呢?还是被人锯成树段遗弃在某一个角落里,任其腐烂变朽化为泥土?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它的踪影。但它仍是大地的骄子,愿它能化腐朽为神奇重新获得新生。别了老无花果树,别了我的那段青春年华。      撰稿人:臧琪滢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