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象红河 云南红河

时间:2019-09-09 10:27:18 手机站 阅读量:

  映象红河

  

  (一)红河

  

  红河的称谓给了一条江一片土地,从此,红河就不光是河。

  

  红河从深涧峡谷里走来,大气、豪放;红河向遥远大海奔去,坚韧、顽强。红河大地阳光明媚,民风摇摆古朴;红河子民淳厚善良,勤劳迷醉在跳乐里歌唱,生活音律行走芒鼓粗犷的鼓点,一串敲打,花儿开满诗意的土壤。

  

  古老的部族,开枝散叶,彩云朵朵靓丽湛蓝天空;荞麦花一坡一坡地张扬,鹰的家族翱翔天宇;蘑菇房一朵一朵地生长,白鹇鸟排天翩跹,红河魂千年在哀牢山涤荡!

  

  叫红河的哈尼彝族自治州,在月色里誊写璀璨星光。

  

  (二)文庙

  

  一座学堂,自谦为庙。

  

  一代圣人,儒雅天朝。

  

  书卷浓重的殿堂,积淀一辈又一辈文辞墨蕴。铭刻优雅,神韵回味左岸。回首,临半榜的传说还在江湖里闲庭信步地飘。

  

  廊下石龙,抱柱依然;载入史册的经典,活力持续不断;浩荡皇匾,如初遥望,高悬着端庄。

  

  凭栏怀昔,怀月光里寒窗吟读;晨钟暮鼓,数百年烟雨挂满庭轩。那院中丹桂,婷婷,仍在看风景。

  

  (三)梯田

  

  这种壮美的塑造,让最优秀的雕塑家汗颜。

  

  踉跄攀爬,云雾里蜿蜒思索的画痕,汩汩泉水婀娜出森林,勾勒哈尼人的炫惑。山有多高,水有多长,智慧就有多超凡。

  

  一山四季,十里不同。人文饱满了自然崎岖,山水间撒下段段幽静的执着。

  

  高寒的山脉,却铺展层层温暖的诗行;千万块田,千万丈深的山谷,千万个憧憬和遐想。

  

  一片风景,从谷底向山巅,一种文化,沉甸甸,从遥远到未来。

  

  (四)炊烟

  

  炊烟,由山重重叠叠的皱折里冉冉升起。

  

  缕缕灰蓝充满生机的炊烟,升起绿春寨子新一天的序幕,升起山民又一轮行板如歌的生活。

  

  炊烟相互缠绕而起,唤醒幽静的山林,鸟儿开始婉转歌唱,松鼠开始轻快舞蹈

  

  炊烟在空中慢慢舒展,迎合朝霞的拥抱,沉醉浪漫的相约;渐渐地,田野喧闹起来。

  

  (五)弥勒佛

  

  山如一座佛,佛坐一架山。

  

  人们上山看佛,佛与山看世间万象。

  

  岁月在佛深邃的目光里跋涉,生活从山边的日出日落中起伏。寒来暑往,季节更迭,佛慈,容天下难容之事,笑世上可笑之人。人心仁,自有爱。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佛渡有缘人。佛地,福地,福住有佛之地。云在青天水在瓶,心存感激,大美苍宇。

  

  (六)风尾竹

  

  凤凰是你?你是凤凰?妖娆飘逸的形容,穿越传说与遐想。

  

  风拂面过,你娇柔摇曳,无意间回眸,笃定恬淡的姿态,竟百媚生辉从容悠然。

  

  金水河畔,妩媚的影子,温柔如水,踏月而来;阑珊夜色里,传来你细细密密拔节的声息,宛若莺言呢喃,撩动了多少向往的心弦;沉醉旷野,你招摇的芬芳,开满叶片清新的味道。傣家少女的温柔,是否悄然小憩在你的枝梢?

  

  纤细的明媚,似花朵盛开。一生美丽,一世烟波,守望一次生命的交响,山高,水长,淡泊苍翠的旋律,延绵月光落地的弥漫轻扬。

  

  (七)人字桥

  

  耸立,以大写的人字,定格成永恒。

  

  所有的喧嚣已趟进沧桑记忆,大山深处复于安寂。

  

  桥是风景,是积淀,是自然与人文凝结的沉重,是刻骨铭心的痛。

  

  重洋远渡的艰辛,皑皑白骨的凄凉,铸就一个血泪屈辱的奇迹。滇越铁路,蹂躏烙满的断句,控诉百年前触角长伸的法兰西。

  

  钢材铆钉镶嵌血肉之上,悬崖绝壁的对峙与八百多生命共同消亡;冤逝的灵魂沦落深谷,一抹斜阳,一缕淡云,几多感慨,几多惆怅,凝止,思索浸泡苍白的迷茫。

  

  (八)荷花

  

  就这样站着,站在异龙湖里,沉浸天籁悠扬的海菜腔中,自成一道曼妙风景。

  

  传承自古、一如充盈东方美韵的古典女子,袅袅如烟、一尘不染。

  

  芳菲盈袖的守望,迎风桀傲、落落无暇。

  

  花儿孕育、绽开,蜕变、美丽,凋零入水,化尘为泥,生命遵循大自然的安排。

  

  好雨知时节,好花亦然。

  

  该灿烂的时节,蓄力勃发,烂漫盛放,让短暂的生命亮出绚丽的辉煌。

  

  美丽不是成功,可成功一定是美丽!荷花完美呈现着。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幸福人们,在感慨时光匆匆、红颜易逝时,心的深处是否悄悄自问:我,绽放过吗?

  

  (九)蝴蝶谷

  

  踏入茂密的森林山谷,走进蝴蝶栖息的家园,转眼,跌落梦幻的风景线。

  

  是谁许下这五彩斑斓的相约?是谁默认树下玉洁冰清的垂疑花序?千回百转,多情数桩,翩跹的精灵,舞蹈在马鞍底清纯大地,于是,流动的花儿,开了。

  

  十几到几十天的生命时光,在暖阳里移动,在山水间徜佯,在林阴下流彩。美丽如此短暂,生活仍在轻盈歌唱。

  

  为蝶,翻转凋谢多少光阴残影?翩飞又舞乱多少红尘情丝?忠贞,恒久不变,缠绵轮回,在南高原最热的季节,一年年炽热盛放。

  

  (十)边境口岸

  

  界碑,宣告这是国家的最边陲。

  

  几条不长的街道,一座亚热带风光的小小城池。隔河,相望越南老街。

  

  中越大桥,两国的纽带,背负时间与空间的交织。

  

  曾经战争硝烟落满的山水,已开遍香蕉和菠萝素色的微笑。

  

  四面环山,两条河流,足让这片土地四季浓荫,花果飘香。

  

  熙熙攘攘的越南街,炎热里繁华;操着南腔北调的人们,丈量高原最低的海拔。

  

  举目眺望,姿态万千的激越,流淌浓郁的异域情韵;那盘简单的卷筒,包裹了多少远远近近的相思?匆匆过客,又将带走一个怎样色彩艳丽的花季回忆?

  

  时光伸展,飘零闲暇散淡;社稷的江土,在此止步;朝阳,叠印在每一寸路途。

  

  

  赞                          (散文编辑:雨袂独舞)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